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读书随笔 > 正文

西游新考:小民刘全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1-08 10:5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殷锡奎 顾无言原创文学

如果没认真读过吴老头为女儿做嫁妆的天才大作,兴许不会有人知道刘全是何许人氏;但整个西天取经办公室的酝酿,刘全以及那个叫相良的这俩人还算有功劳的。
大约刘全——据此后的好事者追溯其先祖,也算是匈奴王室后裔,就好比李唐的血统多少有些突厥贵冑般。在那个血统论炽盛的年代里,倘使刘全不这样往自己脸上贴金,那一定会给逐出西游的叙事,让他堙没于历史尘埃深处;因为帝王家国的时代,汗青史记那都是给王室贵冑们的笔把持,怎肯吝啬给普通平民泼墨挥毫,又怎肯为百姓鼓喉舌?
甚至不见野史里述说过这个默默无闻的刘全;只知道他不过是位街边小贩,不过是位第N代农民工,生活在城市里,拥有着城市市民的思维,每天会拢些瓜果沿街叫卖;在那些日子里,刘全吃过许多苦头,给派驻到伊拉克就可以彻底根除恐怖分子的城管四处驱赶。城管猛于虎,这是世人皆知的事情,甬长的历史长河里,城管把自己和商贩间不知不觉定位为官与匪;而且当时的长安城立下律法,严禁练摊群体影响市容;所以无论刘全怎样炫耀先人的高贵,也不能阻止那些披制服的城市执法者们的凶恶。可刘全倘若不提着柳条蓝,拢些瓜果沿街叫卖,他又如何混日子,养老婆?
不过,当时刘全和他老婆闹起别扭,因为靠他沿街叫卖挣的那点银子,仅仅能够糊口罢了。虽然刘全和老婆也属于自由恋爱,他们原本都属于农民工,第二代农民工,有着城市观念,户籍却依旧归属农村的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的户口无法落到城市;那时的城市户籍已成为商品的一部分,交易的过程,成为有钱人的游戏,诸如购买多少银子以上的住宅,那些开发商就可以随赠城市户籍;而出台这类扶持政策的当地政府美其曰搞活经济,其实不过就是政商勾结的经典漂白化,利政利商却不利民。
刘全没那么多银子购置房产,只能租房,自然没有城市户口,就象和他一样的诸多小商小贩们,哪怕他们再怎样活跃了他所生活的那个小区的经济,方便了小区居民,使得菜价、肉价和其他日常生活用品没象断线的风筝般涨个没完没了,涨破了天;但在某些人眼里,刘全类的小人物倘使不给自己家世拨些高,贴点金,那他无论怎样做了贡献,也抵不过一轮用银行贷款做投资的投资家们,虽然如果没有这些小民们,再怎样投资,也仅仅是往塔克拉玛干沙漠里洒下一桶水,栽不出什么绿叶来,赚不着半钱银子;因为所有投资者赚取的利润,都是从小民身上捞到的,这大概也叫做取之于民,赚于民吧。
其实刘全的老婆能嫁给他,也算个意外。凡事都讲个缘份;刘全和他老婆的缘份就是他俩曾是邻居,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有着共同的房东。那时,刘全老婆还当姑娘时,她父母都打工,白天倒不出时间照顾她,使得她常常一个人坐在门边,晌午饿着肚皮;这倒不是她不会做饭,面是一个人,懒得做;所以刘全看到她,总会将瓜果之类的塞进她手里,使她不至于感到饥饿。时间久了,尽管刘全并非绑匪,她却对他滋生了斯德哥尔摩效应,有了依赖,最末甚至会陪他一起到街头吆喝,一起忍受城管们屠夫般的驱赶,直到成为他的妻。
有了家,开始过日子,她也从少女走向了少妇,有了双儿女,原先对爱情纯白的幻想也渐渐失去了色彩,堕落于琐碎之中,忙忙碌碌;再加上刘全因为家里添了人丁,夫妻两个之间就渐渐少了交流,多了隔膜,争吵也就不可避免的泛起;终有一日,争吵过后,刘全的原配夫人也就离家出走了。
也就在夫妻两个龃龉增多时,刘全意外认识了皇妹李玉英。人生的进程其实就是个缘字,没有邂逅就没有故事,没有故事就缺少了色彩,没有色彩就丢掉的趣味;任何人,只要活着就多多少少有自己的故事,差别不过是愿不愿意讲出来。刘全不过是在沿街叫卖时,在街拐角偶遇到了因为无聊而微服出宫的李玉英。那时的李玉英,装扮和普通的民女一样,出了宫,不用再对着形形色色的人演戏,不用再收敛自己的情绪强做笑颜,就跟放出笼的鸟儿,自由自在,看到提着柳条蓝叫走街串巷的叫卖者,看到柳条蓝里新鲜瓜果,就有了品尝的欲望。结果,不用想也知道,一个堂堂御妹,又是背着大家偷偷溜出宫的,兜里哪来的银子?!于是,心情不顺的刘全发起火也算是正常;不过,发火是发火,刘全牢骚两句,也没怎么着,就任由李玉英而去;一则刘全以为御妹就是个寻常百姓,二则他自来就心善,看到街边乞丐也会施个瓜果,让乞丐以此充饥。
不过,他万万没想到次日还会见到李玉英;而且这个刻意隐藏自己身份的女子会因为好奇跟随他一起做起小贩,还要忍受城管们如狼似虎的追逐。一天下来,刘全就重温了自己昔日的初恋,胸头泛起幸福。所以,刘全看到李玉英周旋在他那所陋室里笨拙的做饭,眼泪会流出来;而李玉英看到刘全的笑与泪,品味到了她以前从未经历过的生活,倍感新奇。两个人的感情不几日就进化到了偷情这个层次;虽然李玉英也想到过另一个女子的存在,可恰恰当时刘全的丈人派人来索取一纸休书,说是刘全的发妻已经有了新欢,收下了绰号为和尚的河南人送下的聘礼一枚金钗,准备成为富贵人家的成员;其实谁都没想到,刘全的发妻不过是给那河南盐商做个外室,也就是今天说的三奶、四奶,甚至连二奶都不是。其实那位泡良盐商原本找个书包妹,可刘全的发妻过于风骚,甚于武大郎的潘金莲,而且又能容忍那些书包妹的侧卧,所以泡良盐商和尚何乐而不为地接纳了她。当时河南盐商堪比现代社会里山西的煤老板们,财大气粗,不择手段,某些官吏都是他们的后台或者股东。
如果事情一直这样持续下去,刘全还会对李玉英的身份浑然不知。可纸里包不住火;终于有一天,刘全给恶赛虎狼的城管逮住,一顿暴打,不仅仅要课以巨额罚款,还给关在城管办公室软禁起来。李玉英一急之下,公开了自己的身份,让那些城管脸都紫了半晌。等到查证后,刘全给放了出来,却再不敢面对李玉英。因为在那瞬间,刘全发现自己虽然和李玉英有了感情,可两个人的家庭背景过于悬殊,简直天上地下;这才让他心里起了烦扰,不敢承认心底刚刚萌芽的爱情。
颤惊惊的城管不再敢来骚扰,而且也惠及到刘全的街坊。那些城管因为李玉英的存在,有所忌惮;不过,他们开始对别的街区变本加厉,更加苛刻起来。只是刘全却灰起心,李玉英再来找他时,他不自觉的就流露出怠慢。敢爱敢恨的李玉英窥透出他心思,一次出宫后,就再没回去;她说要为自己一生的爱情买单,更要为自己争取一生的幸福。这下,小民刘全犯起难,因为沾惹上这样的女子,一不小心就会给那至高无上的皇帝赐死的;尤其是遇到了李玉英这样刚烈的女子;而且爱过心灵创伤的刘全,联想到前妻:就算那样的和他青梅竹马,那样的和他拥有同样出身的女子,都不曾与他白头揩老,他又怎能奢望李玉英能和他共同相伴一生?!因此即使李玉英依旧爱着他,他也不敢再和从前一样对待她,更不敢象从前一样对她动手动脚,做些亲昵的动作。
看到刘全犯愁的模样,李玉英却有了心计;正因为她这灵动的心计,使得刘全在以后漫长岁月里称呼她为计谋大师。
大家都知道,太宗是难得的兼听则明的皇帝;也正因为如此,李玉英才会落着泪,打算让太宗主动把她脑子里的意思倒出来;只要太宗开了口,点了头,那就是金口玉言,谁敢违抗?!此后,事情真的按李玉英预测的轨道在进行。当看到匆匆而来的李玉英,太宗马上就意识到出了什么事;特别近一段日子,他常常听闻这位性子刚烈的御妹常常偷溜出宫。所以,太宗皇帝面对扑通跪在他面前的李玉英,心里就明白了二三;等到听过御妹的述说,脑子里就更加洞彻了。
倘若换了别的什么昏庸之君,刘全的脑袋早掉了,李玉英也早给禁闭起来,或者赐条白棱丹顶红什么的保个全尸,让皇族守个干净。可太宗毕竟是古今难得的贤明之君,他立刻屏退左右,搀起御妹,两个人嘀咕了阵,就匆匆散开。于是,这就有了次日,御妹李玉英花阴下猝死的事件,刘全也顺水推舟奉了旨意,娶了续配。
刘全做了乘龙快媚,但他的生活并无着落。于是,精明的李玉英借着下嫁之机,不仅广收礼金,还颇有经济头脑地接了几家家广告生意;而因为广告效应,不仅那几家产品蜚名了全唐,刘全夫妻也骤然走了红,堪比现代社会的网络红人小胖、芙蓉姐姐之流;紧跟着,商业利益席卷而至,银子白花花的直往刘全的袋里流,这对夫妻没多久就成了长安城里赫赫有名的殷实人家,再不用成天奔波在街头巷尾,再不用辛苦的沿街叫卖了。这,也许就是物质社会的妙处,金钱至上的美满吧。只是刘全感激惬意之余,心底还有些疙瘩:他不知道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倘若他依旧如前一次婚姻时一无所有,这御妹李玉英会不会真的和他白头偕老,安于拮据与平淡的日子?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