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弟弟和小鸟的那些轶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2-01 16:5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子彦沉
 
 
有了那一次有惊无险的“丢鸟”经历,弟弟对这只小鸟更加谨慎,简直寸步不离。爱鸟心切的弟弟,难免也闹出笑话来。
以前,在家里,弟弟每天捉虫给小鸟吃。自从来了大城市,捉不到虫子,弟弟只能给小鸟喂米粒。
有一次,小鸟吃得太饱,不想再吃,耷拉着脑袋,躲在一旁休息。
弟弟以为小鸟生病了,哭着央求妈妈:“妈妈,我的小鸟生病了,我们带它去看医生吧。”
“小鸟怎么看医生啊?”妈妈满脸惊讶。
人生病了,可以看医生,那小鸟生病了,也可以看医生啊!”弟弟一本正经地回答。
“可是,小鸟怎么会生病呢?”妈妈也想不出反驳的理由,只得凑过去看个究竟。
“你看,它都不叫了,怯生生的,看起来身体不舒服,给它食物,它也不想吃。”弟弟指着趴在一旁的小鸟,眼里满是疼惜。
“是你喂得太多,它吃得太饱了,已经吃不下了,你看,它的肚子都已经鼓起来了。”妈妈指着小鸟的肚子,耐心地给弟弟解释。
“不是的,它平时吃得可多了,今天吃得有点少。”弟弟着急地争辩,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要不,你让它休息一会,给它多喝一点水,说不定等一下就好了。”妈妈忙着做事,哪有时间搭理他。
不能带小鸟去看医生,只能按照妈妈说的去做,弟弟像电视剧里守候在病人身边的亲人一样,守在小鸟身旁,耐心等待,等待它苏醒,等待它变得活力四射,口中还念念有词:“鸟儿,鸟儿,你快点好起来,等你好起来了,我带你去树林,给你捉虫吃……”看那副入迷痴呆的模样,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他入了什么梦靥。
终于,弟弟的苦心没有白费,没过多久,鸟儿就睁开惺忪的双眼,滴溜溜地看着弟弟,好像在说:我睡饱了,我的小主人!
看到那双滴溜溜转的小眼睛,弟弟才把那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打着哈欠,自己睡觉去了。
 
 
 
尽管,弟弟把那只小鸟当宝贝一样呵护,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小鸟还是遭受了厄运。
说起来,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貌似有一次,弟弟因为什么事情,出去了一下,把小鸟留在家里。调皮的小鸟平时都有小主人陪着,这时小主人不在身边,只得围着小主人的妈妈到处转悠。话说,这小家伙还真有灵性,不仅对小主人很依恋,爱屋及乌,对小主人的妈妈也亲昵三分。
只是,粗心大意的妈妈没注意,那只小鸟一直跟着她在跑,她前进一步,它也前进一步;她后退一步,它也后退一步。悲剧的是,小鸟总不能如此刚刚好地把握好节奏,在一次的开小差中,妈妈一个后退,调皮的小鸟却忘了一直保持节奏,还叽叽喳喳地向前,不偏不倚,妈妈一脚落在了小鸟的身上。
蹦蹦跳跳的身影顿时耷拉下来,叽叽喳喳的欢叫声也嘎然而止。
妈妈焦急地把小鸟扶起来,放到窝里,让它休息,乞求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小鸟很快就会复原,安然无恙。
只可惜,妈妈再怎么祈祷,再怎么小心翼翼地照料,小鸟还是失去了往日的生机,怯生生的,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
妈妈的心慌了,还不知道儿子回来看到这样的情景,会怎样?伤心、难过、生气、愤怒……每一种都有可能。
妈妈变得忐忑不安,像做了错事的孩子,慌乱,难过,不知所措,为即将回来的儿子,也为养了好几个月有了感情的小鸟。
势必会有一场暴风骤雨,妈妈知道,这只小鸟对于弟弟来说,不仅是玩伴,更是一种心灵的寄托。可是,现在,他的玩伴,他的心灵寄托变成这样,他会怎样?妈妈不敢想象,但终究还是要面对。
那一次,弟弟回来,看到小鸟不对劲,立马捧在手心,仔细查看起来,当然,没费多少工夫,他就发现,小鸟受了伤,很严重,危在旦夕。
看到小鸟有点痛苦哀怨的表情,弟弟的眼泪“哗啦啦”地掉了下来,一颗颗,像断了线的珠子,怎么也止不住。
妈妈深感遗憾地向他解释了半天,道歉了半天,弟弟抱着鸟儿就是不说话,没有预想的暴风骤雨,电闪雷鸣,反而,这副傻傻地、木木地,没有表情的表情,更让妈妈捉摸不透,心里紧张。
那天中午,妈妈叫他吃饭他也不搭理,安慰他,他也没反应,默默地蹲在地上,捧着小鸟,一言不发。
那只小鸟,也眼巴巴地看着弟弟,像生命垂危的病人跟自己的亲人告别,伤心,难过,不舍,让人不忍目睹。
这只陪伴他好几个月的小鸟,曾经,也这样,奄奄一息过,但他都把它救活过来了;可是,这一次,有点不一样,它真的不能再围绕在小主人身边叽叽喳喳,蹦蹦跳跳了。看到主人那悲伤欲绝的面孔,它的眼里也流露出太多不舍,终究,它没法一直陪着他,总有一天,它还是会离去,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这么早。
他多想小鸟能够活过来,可是,小鸟真的救不活了。
妈妈百般道歉,弟弟也知道,再怎么责怪妈妈也没有用,毕竟,鸟儿回不来了。除了眼泪,无声的哭泣,所有伤心和痛苦,只能往心里咽。
终于,那双无辜的、流露不舍的眼睛,还是漠然地闭上了。
弟弟捧着它,细心地贴在脸颊,像入了人魔怔,迟迟不肯放下。小鸟,也是一颗生命,在年幼弟弟的心灵里,大概这是第一次对生死有了概念。
后来,到了傍晚时分,入了魔怔的弟弟终于醒过来,捧着小鸟,带上工具,找到一块空地,挖了一个深坑,小心翼翼地把鸟儿放了进去,做了个记号。
“以后,我会常常来看你的!”守着那个小坟堆,弟弟迟迟不肯离去。
当妈妈把弟弟这件事告诉我的时候,我笑着打趣道:“人家黛玉葬花,你这小小男子汉葬鸟,竟然还这么多愁善感!”
弟弟头一低,两眼变得通红,沙哑着嗓子说:“这只小鸟,跟了我快一年,都已经认得我了,有一次,我的东西掉了,它还帮我找回来了,它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
再问下去,弟弟又要忍不住哭泣,又要陷入无穷无尽的悲伤中。
后来,弟弟还带我去看了那个坟冢,一边指给我看,一边还不停地念叨:“我每天都会来看它,跟它说话。有时候,有好吃的,我也会带过来跟它分享……”
MY GOD ,你这魔怔不浅啊,大概,那只小鸟在天有灵,也会感激你的知遇之恩!愿你一直保持这颗童真。
 
彦子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