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朱相如‖砚是一首歌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2-01 14:4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朱相如
 
朋友送来一方砚。墨池深广,墨堂宽平,周边镌有两条活灵活现的吐水云龙。精美之极,怡人之极。
 
照说,石材厚实,乃无眼无弦之哑物。与乐与歌本是不沾边的。可厮磨久了,我却从它的沉默中省悟出了一曲风情万种的歌吟。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高山流水了吧——我读懂了它,它的心曲便为我所歌了。
 
其实这很简单。我从研墨时那一圈一圈的发力中,微微感到了一扣一扣的拧紧琴弦的韵味。这时,那盛了墨汁的美砚,就像一架调好了音色的古琴——七情六欲蹦进了墨丝,只待灵思之翼携它起于青萍了。而当墨海里的涟漪和波涛终于应和着或轻柔徐缓,或雷霆万钧的灵思漾动或奔腾起来的时候。一曲砚歌就脱颖而出了。砚歌里,灵思的风追着饱蘸墨汁的羊毫自由的飞翔,羊毫则挟裹着灵思的风在宣纸上忘情的舞蹈。一种思想的旋律便会在龙飞凤舞的字体上流畅惯通起来;一种生命的节奏便会在横竖撇捺的笔划间,抑扬顿挫起来。直到砚边的云龙也扭动翻腾着为驰笔灵思助兴时,砚歌才算达到了高潮。于是,才华的闪光就充盈于生命的灵动间,灵性的字与画便鲜活于音符的翅膀上,而人也被这浓情的砚歌高高的提升着,抵达了新的生命高度。
 
就这样,砚歌把我们的灵感送出很远,也把我们的世界拓展的很广阔。在我们擦亮许多奇思异想的瞬间,对它也有了深入的认知。既有对它生命表里如一的尊敬和匍伏,也有对它胸襟博大宽厚的凝视和仰慕。
 
我的这块砚,耀金星,涌雪浪,是地道的砣矶砚。据说,当年这种砚是专门用来为皇上进贡的,是砚中的望门贵族。那年,乾隆得到了一方长方形的罗纹金星砣矶宝砚,砚中刻一蟠,边刻四螭绕之,甚为罕见。他喜不自胜,把玩许久,吟得一首诗,曰:[驼基石刻玉螭蟠,受墨何须夸马肝,设以诗中例小品,谓同岛瘦与郊寒]。在他心中,砣矶砚是可与“踏天磨刀割紫云”的端砚相媲美的,只不过是风格不同而已。依他的见识之广博来看,这话是公允和可信的。乾隆真心喜爱这方砚台,这方砚台也为他成就了不少传世墨宝和文章。作为珍贵文物,现为北京故宫博物院所收藏。还有一则传闻更有意思,清代大画家高风翰收砚成癖,家藏美砚千方,一次,他偶然得到一方梦寐以求的砣矶砚,便视若生命的部分。白天写字作画,须叟不离。黑夜睡觉则远离妻妾,抱砚而卧。一次夜晚翻身时不幸被砚压坏了右手,他只好改为左手书画。却有幸因此成为了名极一时的左手书画大家。可见,砣矶砚那超凡脱俗的美质,曾俘获了不少皇室贵胄、名流才子的心,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砚歌。想到[非人磨墨墨磨人]这句诗,就更让人深信,曾经和正在擦亮许多星光灿烂的书画家的砣矶砚的高贵和珍奇。我觉得,这正是砚歌里最精彩的部分。
 
砚的名贵无非两点,一曰得来不易。二曰确有自家独具的特色。砣矶砚的石料只产于长岛县砣矶岛磨石嘴村西北部崖下的山泉水眼处,宋熙宁年间始采,盛产于明清两代。它的石料深藏于海峡断崖险处,开采艰辛,成砚不易。再加上战火四起,交通不便,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便停产了。它的再次应运而生是近几年的事儿。砣矶砚石色青间碧,研不起沫,下墨甚利,涩不滞笔,泼墨如油。是书画家们苦苦追求的宝马利器。再配以雕刻名家的精心制作,山水人物,松鹿梅鹤,龙飞凤舞,精妙绝伦,收藏观赏价值极高,所以便更为珍贵,当然由它生发出来的砚歌便格外地让人心动了。
 
久听砚歌,便悟出了新感觉。它本来就是一首热血奔腾的生命之歌,所以与它亲近,更能激发我们生命之旅的青春和活力。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