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故乡美文 > 正文

陌生的青山古道

江枫的空间 作者:江枫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1-02 19:3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陌生的青山古道

  时隔23年后的2014年7月7日,这是我一生中第四次重返青山古道故乡的日子,真有点“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伤感。我的故乡通江铁溪元坝就坐落在川北的十万大山腹地……

  此时的川北已是秋风阵阵,蟋蟀声声。眼前那些曾经熟悉的秃山,裸川已被绵绵巍峨的青山绿水所淹没。那些曾经的人与物已是人是物非,矗立在我眼前的唯有巍巍的青山,绵绵的溪峡在抒发着岁月的悲欢。

  到达铁溪的新镇冉家坝,已是下午三点一刻。火辣辣的太阳无情的晒得大街小巷热浪沸腾。我很幸运的在一家商店得知了好兄弟罗明昌的电话。为了联系方便,我推开了移动营业大厅那个掩着的门。柜台前一位年轻的女生问:“你想办什么业务?哦,给我办张长途卡。”不一会,她为我办好了长途卡。“哎、你是明昌兄吗?”电话的那头迟疑地说:“我是罗明昌,你是?”“哦,明昌兄,我是詹老三,你曾经的好兄弟,想起来了吗?”“哎呀!老弟,你咋知道我的电话呢?你在哪里?”“我呀,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哦,好兄弟,我来接你。”“明昌兄,我现在铁溪镇的移动营业厅,一会儿见。”

  五分钟后,已是满头银发的明昌兄出现在我的眼前。大街上没有行人,所有的门店都半掩着。看上去,那八成新的柏油马路正在冒着热气。见面的时候没有拥抱,更没有热泪盈眶场面。唯有似曾相识的对视,还有那久违的微笑。明昌兄向我伸出了他那布满岁月悲欢的手,他淡淡的微笑着,那笑早已蕴含着20多年对兄弟的相思情怀。明昌兄不紧不慢道:“老弟啊!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咱兄弟今生还能相见啊!”我说:“是啊!明昌兄、岁月无情,人有情嘛,我也没有想到啊!咱们都老啰!”

  午后的太阳仍旧滚烫如火,我们手拉着手沿着直冒热浪的人行道向着他的家走去。不知不觉就到了他的家,门开了,苍老的杨嫂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看样子,她早已不认识我。明昌有些激动地向她介绍着:“老伴,你还认识他不?”杨嫂揉了揉她的双眼道:“明昌,他是谁啊?咋看上去这么眼熟?”明昌道:“你好好看看他是谁?”杨嫂似乎想起我了,她再次瞪着她的大眼审视着我。

  许久、许久,她终于哈哈的一声笑道:“啊!你不用考我,他是20多年前来看过我们的詹老三,三兄弟。”杨嫂有些激动地对着我道:“兄弟,都几十年啦,你咋不回来看看呢?这次回来不走了吧?”我说:“嫂子,我也想你们啊!”

  晶莹的泪花从杨嫂那深凹的大眼眶里滚烫而出,泪水像雨点滴打在地上,干净的地板留下了这难忘的记印。我轻轻地走到她的面前道:“嫂子,别伤心啦,今天、我就不走了,好好叙叙……”

  七月八日的凌晨,天一亮,我便和明昌兄一家再次道别。杨嫂有些伤感地说:“嗨、好不容易回来,就多住些日子不行吗?”我说:“嫂子,如果有机会,我会回来看望你们的。”

  以前回乡和这次回乡有了很大的不同,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没有相告的原因有很多,但更主要的还是想看看人心变成啥样。从铁溪镇通往元坝那条72道脚不干的河流,如今修了简易公路。听明昌说:路是通了,但同样不好走。因此、我将步行而去。尽管我早已得知元坝的那个家已不存在,但还是想回去看看。看看我的乡亲,看看儿时的伙伴还有那曾经熟悉的乡土与母亲。

  清晨的十万大巴山云雾交织在千山万壑,白色的雾像翔云一样在群山中自由地漫步。曾经涓涓流淌的大通江已经断流。那些靠山而居的民房也沿着公路像老人散步似的向前延伸。公路上没有人来人往繁华,只有偶尔往来的车辆和不认识的人在拼命地向前,看着眼前这安静而又有些陌生的故乡,一首回乡诗涌上了我的心头:《走故乡》,云雾飞卷,山峡长!梦里故乡已变样。这里是我日夜思念的地方。远山近山,小溪东流仍然匆忙。

  青山魏巍留不住思乡的情怀,泉水涓涓冲不掉儿时的映像。灿烂的阳光照进故乡,去往家乡的脚步那么的匆忙!乡间的水在静静地流淌,仿佛在倾诉生存的迷茫。今回乡,既没有婴儿般地鸣放,也没有衣锦回乡的激昂!温馨的心中种下了故乡的模样。

  阔别了23年的故乡虽然俊美了许多,但还是增添了厚厚的陌生。举目望去,一条犹如飘带的乡间公路漂进了大山深处。曾经一片一片的稻田虽然是断断续续,但也散发着沁人的芳香……

  那条简易的公路,就像一根救命的稻草,它让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乡亲看到了外面的风景。沿着细长的公路两边乡亲们盖起了白色的,红色的小洋楼。

  在半道上,去赶集的大嫂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大嫂虽然老啦,但她一眼就认出了我。她喊着我的名字,可我迟逆半天才认出她的模样。她的笑如同姑娘时那么灿烂,她对她的长子吼道:“军娃子,快停车。你看,你三爹回来啦,看、那不是你三爹吗。”

  大侄子怯怯地将车停在我的面前,很显然,他根本就不认识我。在他母亲的催促下,他生生地叫了一声:“三爹。”大嫂的笑还是从前的模样。而大侄子的笑却渗透着无边的距离,那种似亲非亲,似近似远的感觉沉沉地压在我的心上。

  大嫂非要大侄用车送我去她家,因为路况不好,再加上我有心脏病,我拒绝了大嫂的好意。这条路我不知道还能步行几回,我要好好看看这难以看到的漫漫山川,青青山峡,还有那晨上升腾在村庄的炊烟……

  大嫂虽然和我是同龄,但乡村的劳碌却让银色的白发淹没了她曾经的美丽。她和我都不再年轻。她的丈夫,也就是我的长兄如今像个什么样子?我们已三十多年没有见过面了,听大嫂讲:长兄在上海。

  七月的山风在十万大巴山中轻轻地呼啸着,我去了老屋,老屋已经残破在了那片绿色的森林之中。站在老屋的檐下,望着眼前的青山绿水,早已衰老的心再次澎湃着青春的气息。面对着太阳升起的东方,我挥笔写下了《稻花香》

  门前的稻田,稻花漂香,静静地秋风在山川荡漾。涓涓的泉水在轻轻地传唱,传唱着乡亲的故事,传唱着故乡的兴旺!稻花香啊,稻花香!秋风阵阵荡心房,多想看看母亲的容颜,多想叫一声我的亲娘!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