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悠长的夏季(03)(作者/匪石)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28 11:3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作者/匪石
餐饮 分割线 
■5 
回到宿舍,我浑身是气,看见什么都不顺眼,把床前刘奋强的拖鞋一脚就踢上了窗台。
刘奋强瞪着眼睛,正要发作。林放伸手阻止了他,说:“大个萝卜,这段时间还是别惹他为好,你没听说过发了情的猫也能变成母老虎吗?我们都忍着点,就让他对你的拖鞋撒点气吧,反正你那拖鞋臭不可闻,挂在窗户上正好风干一下臭气。”
“自己搞不定,冲我的拖鞋撒气,好像我们欠他一个媳妇似的。”
“唉,感觉这孩子病的不轻,看来我们这些当爹是到了该出手的时候了,得想办法帮他治疗一番才是,不然他要是挂了,估计老狼也不会绕过我们。”
奋强自己从窗台上取下拖鞋,说:“怎么治疗?他这是相思病,难道你要给他捡一捧红豆,给他朗诵一首红豆诗吗?”
“好主意啊!”林放给奋强举着大拇指说,“就这么着,先搞搞笑,把他弄开心了再说,不能再让他这么愁肠寸断,身心郁结,好像刚死了爹似的。”
林放从奋强手里拿过他拖鞋,然后放在脸盆里,双手把脸盆递到奋强面前,摇头摆脑的朗诵起了诗歌:“红豆生南瓜,吃来很多汁。为君捧上鞋,问你吃不吃?”
“哈哈,你这厮真会恶心人,王维大叔要是知道你把他的诗糟蹋成这样了,非从辋川的坟墓里爬出来找你算账不可。”
 
林放过来坐在我的床边,抚着我的头说:“儿啊,世间事,就一个情字了得,我完全理解你的心情,也支持你飞蛾扑火般的壮举,可是凡事都要量力而行,不行就算了,大丈夫何患无妻,我们再寻寻觅觅寻寻吧,不能这么凄凄惨惨凄凄的了……”
我拨开他的手说:“你不是说我爹刚死了吗?怎么又活了?还在这里装腔作势的当大尾巴狼。”
“你娶不上这个姑娘,为爹我死不瞑目啊,这不,我又活过来了嘛。”
林放的搞笑让我的心情好了起来,大家也围过来给我出谋划策。
奋强说:“川娃,你馊主意多,你说咋办?”
林放说:“约不出来,不如在大庭广众下直接找她,我建议让呆子在周末校园舞会上请她跳舞,她不给咱机会,咱索性就霸王硬上弓。”
“此计显然不成,那个栀子花妹子那么保守,我估计除了他那该死的爹,这辈子怕是还没有哪个男人碰过她的身子,她怎么会跟呆子交头接耳的跳舞呢?”
“那可不一定,在舞厅这种众目睽睽之下,去邀请她如果她不跳,就显得没礼貌没修养,就算不给呆子面子,她也要顾及自己的脸面,因此,她肯定会接受呆子的邀请,这样呆子就有了表白的机会,呆子,反正你放心,我们一计不成再生三计,我林放保证让你能娶上这姑娘,然后我再回我的棺材里躺着,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到时候你可别忘了给爹爹我上坟烧纸呐。” 
“那就这么办。”奋强指着林放说,“你可是当着我们大家的面保证要给呆子娶到这个姑娘,要是办不成,你就是死了我也把你从棺材里掏出来,做成木乃伊标本。”
“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我说:“我的舞技不行。”
“我行,跳舞我在行啊,我来教你。”刘奋强又对林放说,“川娃,你负责想办法把那个苏菲弄到舞厅去,好让呆子能跟她接上头。”
“这有何难,包在我身上。”林放把自己的胸脯拍的梆梆响。
“你那平坦的鸡胸哪有什么包,包都长在人家姑娘们的身上,不过川娃我可警告你:你只能充当海娃的角色,去送了鸡毛信就马上回家放你的羊,不许拆开鸡毛信,也别想打那个苏菲的主意,否则我揍得你一地鸡毛。”
“嘿,想叫马儿跑,还不想让马儿吃嫩草,那这个海娃我不当了。”
“再敢说不当了,我现在就打的你鸡飞狗跳。”奋强举着拳头。
“萝卜饶命,我去就是了嘛。” 
 
■6 
林放是省高校联合会的委员,为了有足够的噱头能吸引苏菲她们去舞会上,他以学联的名义,邀请到了当时西安有名的“梦回大唐”乐队来为舞会驻场伴奏,周末的舞会一下子成了一票难求。
林放又使用自己的特权,拿上几张免费的舞会门票,跑到苏菲她们的宿舍里上门服务,送票邀请。回来后他得意的说:“已经办妥了,姑娘们一听有梦回大唐乐队来驻场,一个个高兴的像是要去见亲爹似的,我保证那个苏菲一定会去的。”
林放的任务办妥了,我和奋强这边却出现了问题。
奋强高大挺拔,比我高出一大截,要当我的女伴走女步实在别扭,我们始终无法很好的配合,他火冒三丈,把我推的窜窜倒倒的。
我也来气了,冲他发火:“你膀大腰圆就了不起吗?你多吃多占,穿的衣服宽大,浪费国家布匹;吃的多,浪费国家粮食,你觉得自己块头大是不是?老子把你大卸八块,看你还大不大?”
林放在一旁哈哈大笑,也跟着拾掇起了奋强,说:“大个萝卜,你让我当海娃我还没发火呢,你发球什么火?你要明白:你现在只是个配角,呆子才是主角,你得好好配合他伺候他,反正我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你要是教不好他,这事情要是砸在你的手里了,我们都饶不过你。”
“不是我不配合他,也不是我没好好教,是我们的身高差距太大,我跟他跳舞就好像我搂着自己的儿子走路一样。”
“去你爹的,你才是我儿子呢,你是龟儿子。”
“哈哈哈”林放大笑说,“呆子果然是呆子,你骂他是龟儿子,那你不就是乌龟了嘛。”
“是龟怎么了?吉祥瑞兽,长命千年,低调为人做事,惯看秋月春风,死了背上还刻的有甲骨文,你让奋强回家去看看他爹的背上有文字吗?”
“你们两个瓜娃子别扯筋了,我有个主意——”林放说,“看来奋强是教不好你了,我们不如去学校附近的居民社区的舞厅里,你和那些大妈大婶们切磋舞技,现在时间紧迫,那里的舞厅从早开到晚,可以有充裕的时间提高你的跳舞水平。”
 
奋强一听可以解脱自己,立马拍手称快,连说“好好”。
“好你娘个脚,他去舞厅你也得陪着去,全程服务,一直到练好为止。”
“真他妈闯见鬼了,你盘人家姑娘,我们得像孙子一样忙前忙后的伺候。”奋强发咬牙切齿的说,“呆子,我诅咒你跟她将来生的娃没屁眼,没地方放屁。”
“那是将来的事,你现在先把我的舞教好了再说。”
社区舞厅的那些半老徐娘们对我们几个小鲜肉异常的热情,不厌其烦的一步一步的教我舞步,把我直往怀里耨,身体贴着身体,让我都能感觉到她们的体温了。我像一个姗姗学步的孩童,又一次感受到了融融的母爱,只是那浓妆艳抹的粉脂气,把人薰的整天迷迷糊糊。
经过一周白天黑夜的紧张操练,我的舞技大有长进,我对自己又有了信心,准备跃跃一试。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