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日本电影大师 :冈本喜八 采访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11 19:5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下面的访谈于1997年在好莱坞的好莱坞罗斯福酒店进行。 KurandoMatsutake做了现场翻译。

CD:你最初想找到一份怎样的工作?是拍电影还是……?
冈本:早年时候一直到初中,我都没有看过任何电影。很多人认为小孩子看这些电影不好。我在从事电影工作之前,真对电影没有任何特别兴趣。

CD:你的二战经历是怎样的?你是被征入伍还是幸运地躲开了服役?
冈本:17岁的时候,我来到了东京,开始上大学。那时我才开始大量看电影。我喜欢美国动作片和法国喜剧片。战争刚好在那时爆发,我一直认为某一天我会被征兵,然后在战场上死去。我想我可能在21岁时结束生命。所以在那段时间里我打算尽量多看电影。19岁时我从大学毕业,但仍未被征召。我就对自己说,看电影既然如此有趣,拍电影想必更加有意思吧。于是我进了东宝公司,找到一份助理导演的工作。在被征兵前,我是成濑已喜男导演的助理导演。从进入东宝公司起,我就不是高级的助理导演。战争爆发后,东宝的拍片数量减少了,他们认为不需要太多的助理,于是我被打发到一家制造战斗机的工厂工作。我一直没有被征召,直到1945年才被征,但战争接着就在8月份结束。我在军队只呆了8个月的时间。随后我返回了东宝。

CD:除了成濑已喜男,你还在哪些导演手下工作过?
冈本;当兵前,我在东宝工作了两年,战后我重返东宝。我担任助理导演15年,因此我必须和那个时期的每一位导演合作。我和黑泽明合作过,随后再任成濑的助理导演。我也和牧野雅弘合作过。

CD:牧野雅弘于50年代中期在东宝拍摄了反映黑帮股旅的时代剧电影次郎长系列,你是否和他合作过?
冈本:(笑)合作过。我们在两年内拍出了九部电影。

CD:在黑泽明的自传中,他谈到了战争后期东宝发生的旷日持久的罢工最终使一些制片人、导演和演员脱离东宝成立了新东宝公司。
冈本:战争造成了大量减产,战争结束之后,罢工进行了三年半的时间。东宝制作的电影数量不像以前那样多。我记得我曾合作拍摄过许多独立制作的影片,其中一部由山本嘉次郎执导。

CD:我没有看过你任导演后所拍的头两部影片,即《关于结婚的一切》和年轻姑娘们》。但从片名来看,我猜它们都是喜剧,对吗?
冈本:事实上说它们是喜剧并不太确切。《关于结婚的一切》反映普通人和已婚者的日常生活。另一部《年轻姑娘们》是以即将成年的青少年为题材的影片。

CD:你的第一部动作片是(暗黑街的头面人物》。这是你那时候想拍的电影题材吗?
冈本:我早期的全部电影,包括《关于结婚的一切》、《年轻姑娘们》、《暗黑街的头面人物》、《某日的我》以及《暗黑街的对决》,都是东宝公司指定我拍的。不过当我翻阅过《暗黑街的头面人物》的剧本后,我暗自窃喜,因为我一直想执导动作片。早前拍的几部电影,我只是当成自己的工作,但并非很享受拍片的乐趣。《独立愚连队》是我首次按照自己的方案拍摄的,这个方案我预谋很久了。早前我写出了这个剧本,以之作为东宝的导演资格考试的一部分内容。我实际上写了两个剧本,一部是《独立愚连队》,另部是《啊,炸弹!》,我在很迟以后才将这个周本拍成电影。

CD在日本的电影杂志《电影旬报》上,我留意到(独立愚连队》和它的续篇《独立愚连队向西》,现在看来都受到很高评价。当它们最初上映的时候情况是否如此?它们很受观众欢迎,但是否也受影评人称赞,像今日他们的喜欢一样?
冈本:告诉你真相吧,它们一开始并未受到良好的评价。我以一种不敬的讽刺的手法处理日本在满洲的战争,几乎像是一次冒险赌博事件,许多影评人对此大表蔑视。他们认为这有失体面。当时多数的负面评论就是这种调调。正面的评论则说战争向来就是如此。当时多数的战争片都拍得很伤感或表现类似的内容,而《独立思连队》却对战争的混乱疯癞形势加以嘲笑,这种混乱疯状态就是战争。这是我觉得非常自豪的地方。在我拍下部战争片《肉弹》之前,我一直被视为是将战争拍得很有有趣的导演。不过《肉弹》拍出以后,这同一拨的影评人开始理解我的用意,其中的一些人事实上向我道了歉。

CD:不过《肉弹》具有前述影片的类似幽默感。在某种程度上说,它更加严肃,不过它具有和《独立愚连队)相似的调子。
冈本:但是,正因为它具有更严肃的反战感受,影评人最终理解了我想表达的是什么,以及我对战争的感受。实际上,如果你看过《日木最长的天》,它关注更多的是那些坚持战争的好战分子,那些发号施令的人,他们之间甚至互相争执,然而《肉弹》讲述的是低层的、被拉扯进战争的人,他们成了炮灰。将这两部影片放在一起看的话,你会觉得你是在看一部完整的影片

CD:《杀人狂时代》是你在《日本最长的一天)拍摄之前赶拍出来的影片,也
是东宝不明其意或不愿发行的影片。它被搁置了一段时间。然而,接下来,他们不是让你拍一些小规模的影片,而是让你执导你早期电影生涯中最大规模的一部影片,即《日本最长的一天)
冈本:是的,《杀人狂时代》杀青后八个月仍没发行。与此同时,我认识的东宝一位制片人来找我,他知道我正处于拍片的困难时期,我每天无所事事,到处喝酒和打高尔夫球,于是他问我:“你为什么不到我的办公室来谈谈你的感受?”于是我来到藤本(真澄)先生的办公室,我们一起喝起了酒,随后他问我对东宝有何看法。我告诉他,我听说小林正树正准备导(日本最长的一天》,但他并不想拍它,他拒绝了这个任务,致使影片的拍摄处于真空状态。我说这是东宝绝对要拍的影片。他当即对我说:“为什么你不来拍它呢?”这就是我拍它的缘起。

CD:你是否清楚为何小林正树不愿意拍这部影片?
冈本:我从来都不清楚怎么回事。

CD:重温《杀人狂时代》,影片显而易见非常有趣,它也出现了很多动作。不过东宝看来不喜欢它。你知道他们不喜欢它的原因吗?
冈本:我听到的唯一批评是说它在“水准之下”。没有人真正对它作为一部影片的品质说过什么。从我收集到的少量信息来看,我听说它被搁置是由于公司内部的办公室政治。两位主要的东宝制片人藤本(真澄)先生和田中(友幸)先生处于剑拔弩张的竞争中,而我相信《杀人狂时代》成了这种竞争的受害者。

CD:所以我猜想你更多倾向于藤本先生的阵营而不是田中先生的阵营。
冈本:藤本先生比田中先生更有势力。田中先生较年轻,藤本先生较年长。在某种程度上,事实上你可以说我更偏向田中先生。不过我们的关系更像是汤姆和杰瑞这两个卡通形象①的关系。他经常追住我不放,而我总是夺路而逃。那个时候,三家最大的日本电影公司都在争论谁是老大、谁是最有实力的公司等问题。在东宝也存在这种情形,制片人之间也常常展开竞争。松竹是导演之间展开竞争,而东映则是演员之间的竟争。我说的是60年代时发生的事。这是一种典型日本式的事件,之所以发生这种事,是因为那时是一个精力旺盛、非常有趣的时代。

CD:让我们回到《独立愚连队》的话题,它拍成了一个系列。除了你拍的这两部影片,我没有看过其他的各部。由谷口千吉( Senkichi Taniguchi)和福田纯{ Jun Fukeda)执导的其他几部影片,以及你执导的最后一部影片《血与砂》,和第一部片子具有相同的调子吗?
冈本:我导演的《沟鼠作战》和最初的一部《独立愚连队》具有非常接近的调子。它们讲述的是由年轻男人组成的日本军队中的军乐队的故事。在影片中,三船敏郎是领导这些军乐队的成年士兵。影片的结尾,这些男人个个被杀的时候,影片播放了音乐。最后没有一个人能生还,音乐也停止了。

CD:你在那个时候所拍的一些黑帮影片,例如《暗黑街的对决》,具有后来詹姆斯·邦德影片中玩世不恭的品质以及那样典型的幽默。
冈本:是的,我所拍的黑社会系列的全部影片,多多少少具有那个调子。我开始拍了几部以后,公司的负责人要我继续拍下去,这是因为前面的几部都获得了成功。不过我对一再重复做同样的事情缺乏兴趣。这实际上也适用于《独立愚连队》系列的拍摄情况。这个系列的很多部影片具有一样的调子。不过拍了最初的两部以后

CD:你拍了《血与砂》,实际上可以视为这个系列的一部影片,因为我在一些日本的电影参考书中看到它和其他几部影片并列在一起,是这样吗?或者,这更多的是出于电影公司宣传策略的需要?
冈本:这可能更多地属于一些影评人的看法,也有可能是公司出于宣传推广的考虑。不过这部影片明显不同于那个系列的其他影片。

CD:我最鲜明地记得的你的影片是武士电影。《战国野郎》、《斩》、《红发》以及不时混合了暴力片和幽默感的《座头市与用心棒》。《大菩萨岭)和《侍》自始至终是两部相当严肃的影片。这几部影片中,你认为哪一部最好?
冈本:我喜欢我执导的所有剑戟片。表现得更为严肃的影片,例如《侍》,是
根据已经写好的剧本拍摄的。或者,像《大菩萨岭》,它是根据一本已经多次拍过电影的小说改编的。这些武士都非常冷酷,几乎是无人性。在《战国野郎》、《斩》和《红发》里,我想将武土表现得更为人性化,看上去更实际,更沉着达观或更反复无常,同时表现他们如何对付暴力和杀戮。这些在更诙谐的影片中出现的武士,是对观众通常在银幕所见到的超人般的武士的反动。

CD:在你的两部《独立愚连队)中有雪村泉,在《战国野郎》中有星由里子和水野久美,这些都是你起用的强悍的女性角色,她们甚至和男人并肩战斗。60年代后期的日本电影中常看到好战的女主角,不过在60年代早期则并非那么常见。这种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冈本:当我收到《战国野郎》的第一稿剧本时,我发现剧本中表现的激情并不真实。我加了一些场景和人物。起用强悍的女性角色,这并不是出于“政治的”选择,而是我认为这很自然。武士剑戟片就其性质来说表现的是武士对某些事情或原因的抗争。我认为女人并肩和男人战斗很自然。给我剧本第稿的行政人员表达了和我同样的感受,他们认为人物非常不真实。他们要我改得更为真实些。因此,这也是制片人的意见,要将影片拍得更真实可信

CD:其他各种版本的《大菩萨岭》,由于原著在日本家喻户晓,一般都会拍成三部曲形式。这个主题的版本有50年代由渡边邦男和内田吐梦导演的版本,60年代的头几年,又有三隅研次和森一生导演的版本。东宝在你拍完(大菩萨岭)后,最初是否计划再拍两部?还是决定只拍小说第一部分的内容?
冈本:东宝最初想拍成两部影片,拍完第一部后会拍第二部。不过电影发行后不久,执行制片人决定还是不拍第二部片的好。所以第二部还未开拍,就胎死腹中。

CD:电影发行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冈本:票房相当一般。你知道,大映版本的《大菩萨岭》的主演是市川雷藏,而东映的两个版本同样创造了巨大的票房成绩。东宝当然期待这个版本也能和其他公司的版本一样赚大钱。我拍的这部影片发行后,票房不过不失。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不再拍第二部的决定是对的。但它在海外是部非常成功的影片,特别是在美国。它在纽约首次上映的时候,买票的观众队伍排到了街上。

CD:太遗憾了。我实在喜欢市川雷藏主演的版本,但你的这一部当然是我的最爱。谈到《红发》、《斩)和(座头市与用心棒》,它们的环境气氛非常类似于由塞吉奥李昂尼和塞吉奥考布西执导的意大利通心粉西部片。我知道它们受到黑泽明和其他武士电影的影响。你是否看过通心粉西部片,特别是考布西执导的影片?他的几部影片,特别是(同伴)( Companeros和《无情职业快枪手) The Mercenary).和《斩》、《红发》及《座头市与用心棒》具有相似的调子。
冈本:实际上,我看过的唯一一部意式西部片是李昂尼版本的《用心棒》也即《荒野大镖客》。我没有看过考布西导演的任何电影。

CD:你是怎么加入执导《座头市)影片的导演阵容的?它是胜制作公司出品的,胜新太郎和你接触过吗?
冈本:《座头市与用心棒》的故事情节来自于达希尔哈米特的一部小说。你熟悉他吗?

CD:是的,那部小说名为《血腥的收获)( Red Harvest)?
冈本:不,黑泽明很可能受《血腥的收获》启发,产生了《用心棒》的最初构思。不过《座头市与用心棒》的情节来自于达希尔,哈米特的一篇短篇小说。遗憾的是,我忘记了这篇小说的名字。每个人都以为我对拍摄座头市影片很感兴趣,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很多人也以为是胜新太郎将我拉进这个拍片阵容。不过事实上是我的一位朋友桥本忍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的学生在写《座头市与用心棒》的剧本,问我是否有兴趣执导。

CD:你对于和胜新太郎和三船敏郎合作有何感受?
冈本:(笑)胜新太郎说座头市是更厉害,三船则说厉害的是用心棒。所以在剧本和最终完成的影片中表现他们之间起了冲突!我是这样认为的,既然它是座头市系列影片的一部分,座头市最终会获胜。不过三船则认为用心棒会胜。解决争议的唯一方法是在结尾让他们继续争论,他们在决斗中互相打伤对方。

CD:《红发》一直到影片结束的20分钟前,仍然是喜剧性的,但最后20分钟内转为严肃,甚至变成悲剧。当三船饰演的角色被杀后,岩下志麻饰演的他妻子拿起了宝刀,随即也被杀。这是一个毁灭性的结局。这个结尾是否离《红发》的主题—具有平凡梦想的平凡人应当成为自己的主人而无需外人的搭救—太远了?
冈本:你说得非常正确。现在想来,我有时将恶棍拍得太过喜剧化。我想某种程度上它弱化了电影。你是否认为恶棍应该处理得更严肃些,这才会使影片显得更令人印象深刻?

CD:也许由伊藤雄之助饰演的街区主人有时表现得太傻了,这削弱了他的威胁性。不过背叛了三船和其同志的力量、背叛了他们领导的所有进行反抗的农民的这种力量才是可怕的力量。观众不停猜想他们的动机是什么。他们要求减轻税收和人人有饭吃的宣言过于理想,因而无法实现,他们利用了天真的乡村武士,把他们当成了炮灰。
冈本:嗯,我实际上希望我能够拍得更加严肃一点。我想这样才更有力量。

CD:在你更为喜剧化的武士电影中,你看起来设置了一对主角是友好的对手,他们来来回回地向相反的方向转化。在《战国野郎)中,这一对是加山雄三和佐藤允。在《斩》中,这一对是仲代达矢和高桥悦史。在《红发)中,这对是三船敏郎和高桥悦史。在《座头市与用心棒》中,当然是三船敏郎和胜新太郎。不过你那些更为严肃的武士电影如(大菩萨岭》以及《武士)中,主角是备受折磨的孤独者,陷于精神失常,他们竭力想搞清楚自己是谁。这是否也是你经常在想的事情,还是只是我的过度解读?
冈本:喜剧电影当然必须有对手。他们非常像《老友记》电影。他们也在群体中表现出个体特色,这体现为他们是反抗更大群体的个体。然而我的更严肃的电影聚焦的是个体对自身的质疑,质疑他们自己该当做什么、谁驱使他们、他们的心魔和他们的疯狂—研究单独的个体该做什么。

CD:最后让我告诉你一件事,昨晚在《大菩萨岭》放映的时候,我碰到一位朋友,这是我多年未见的朋友。他远道从怀俄明的拉拉米 Laramie来,因为听说你将会现身于电影的放映现场。《大菩萨岭》是他最爱电影中的一部
冈本:哇,远道而来。你能否代我向他问好?

链接:《日本异色电影大师》

精选日本异色电影人作品年表

日本异色电影系列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松竹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大映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日活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东映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东宝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新东宝

日本女性黑帮片(2)

日本女性黑帮片(1)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采访(3)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采访(2)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作品分析(1)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作品分析(2)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作品分析(3)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采访(1)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采访(2)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采访(3)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作品分析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采访(1)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