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日本电影大师 :梶芽衣子 采访(1)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11 19:4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下面的访谈,于1997年10月在东京的创造社国际有限公司的办公室中进行。 Shoko Ishiyama担任现场翻译。桃芽衣子的长期好友和经理人金田女士也在场。爱·肯尼迪对完稿后的翻译文字进行了修正,并对原来不妥帖的部分翻译进行了重译。

CD:我听说你在进入电影圈前曾唱过一段时间的流行歌?
棍芽衣子:进入电影圈前我没有唱过歌。回顾起来,演员演唱片中的主题歌在当时是很平常的事,特别是日活的影片中更是如此。这并不意味着我是活跃的流行歌手。我出过七到八张专辑。后来在东映拍片的时候,我在片中唱的很多歌都非常走红,有一张专辑卖出了一百万张。因为我经常唱电影主题歌,所以很多人据此认为我在日活拍电影之前,曾有过一段唱流行歌的时光。

CD:其中一首很成功的歌《怨歌》出自〈女囚蝎子)系列影片?
棍芽衣子:(笑)是的。

CD:在日活工作期间,是什么让你从一般配角演员而走上动作明星的道路?
棍芽衣子;在所有的电影公司中,日活会对年轻女演员的形象进行量身打造,例如吉永小百合①,她就被打造成为小妮子的形象。我被授意扮演强悍的女人,公司一直操纵我扮演这类角色。这是公司的策略,每个女演员要塑造出她自己的形象,目的是她可以从中找到自己的发展方向。对于女人是否胜任激烈的动作电影,我那时并不是很有自信。不过我竭尽全力扮演好我自己的角色。话说回来,那个时候五家主流的电影公司(东映、日活、大映、松竹和东宝)存在一种不成文的关于未经允许不得使用其他公司演员的协议。年纪较大的男演员和女演员通常会签独占性的五年合约。我因为刚刚开始在日活起步,所以,公司给我什么角色,我都会去演,迁就他们给我套上的模子。我扮演不法的人物很吃香,所以我一次又一次地扮演有这类角色的影片。直到1975年左右,这些公司还存在这些不成文的规定。我是最后一代被鸽笼式地归类入特定角色的演员。

CD:(侠花列传袭名赌博》是不是你真正舞刀弄剑的第一部黑帮动作片?
楣芽衣子:那是我将名字从太田雅子改为娓芽衣子的那一年里发生的事。名字是应我尊敬的导演牧野雅弘的要求而改的。牧野先生为东宝创立任侠黑帮电影类型立下汗马功劳。在拍那部影片的1969年之前,我大部分时间都扮演高中或大学女生。这是我首次扮演戏份比较多的角色,同时也要经常进行刀法剑法的动作编排。一开始很难,因为我是新手。当然,最后我还是掌握了该如何做。不过日本的剑道形式很难掌握,你真的必须掌握日本传统舞蹈的技法,才可以控制你的姿势,由此获得身体的平衡,在此基础上进行动作编排。我受训了非常长的一段时间

CD:牧野雅弘是如何参与《日本残侠传)的拍摄的?牧野在东映也执导过几部影片,有几部的主演是胜新太郎。既然牧野先生是东映的顶级导演,他怎么会在日活和大映执导影片呢?
棍芽衣子:男演员和女演员受制于公司的独占性政策。导演在其他电影公司拍片就没有这样的麻烦。此外,牧野先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顶级导演,他当然有权到他想去的电影公司拍片。

CD:《怪谈升龙》是系列影片的其中一部,原计划的主演是扇弘子。因为她没有出现于影片中,所以你顶上了?
娓芽衣子:我实际上并不是作为替代人选而当上主演的。那时扇弘子有她自己主演的另一个任侠黑帮片系列要拍。我之所以出任《怪谈升龙》的主演,是公司庆贺我改名拥有新的明星地位而送给我的一份礼物

CD:将《怪谈升龙》拍成一部任侠黑帮鬼片是谁的主意?
棍芽衣子:我猜这是第一部独创性的任侠黑帮鬼片!不过我认为它基本上还是偏向任侠黑帮片多一点,讲述的是对黑帮老大的复仇。你必须要记得,电影片名中的怪谈这个术语,其实是为了吸引观众入场而要的一种宣传花招。

CD:影片中有很多恐怖元素,尽管不是采用怪谈的形式,但确实有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影像。这是出于石井辉男的创意还是电影公司的点子?
棍芽衣子:也许更多是出于石井先生本人的兴趣吧。我不记得有这么多的恐怖类型的影像。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拍打戏的时候,一只黑猫被设计为从我背后跳到我身上,而猫爪子没有修剪。它把我抓得很伤,到今天这个疤还存在。所以,这才是我本人拍本片时遇到的最恐怖的事。我想这部影片更多属于任侠电影。回想起来,日本电影中最常见的事,是将电影中耸人听闻和醒目的内容放到片头以吸引观众入场。例如,《野猫摇滚》系列中的《性感猎人》一片,你可以看到片中与迫害混血青年有关的社会议题,然而你看,影片居然被称作《性感猎人》!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我深信就是出于这个原因,他们在片名中使用了“怪谈”两个字

CD:不过,电影还是充满恐怖的内容,例如敌帮老大的妹妹无意中被你刺盲,她的猫随之舔你倒下去的同伙身上的血,影片中还有许多鬼猫(Kaibyo)影像。还有黑帮女孩被驼背杀死后被剥下纹龙刺青皮肤的影像也很恐怖。说到《野猫摇滚性感猎人》,你扮演一位像你后来出演的《女囚蝎子》系列的角色一样的强悍的女子。这部影片中女主角的全套服装风格和影像例如松软的帽子等元素后来又再现于《女囚蝎子)系列中。这是你的风格感觉重叠于后来的影片中,还是仅仅出于巧合?
棍芽衣子:无论何时,我扮演强势女性的角色时,我总是想要使之显得更强悍。不过真正的力量源于仁慈和扶老济弱的行为。要承担起作为老大的责任。要使年老者抬起他们的头,要成为一个领导者帮助他们。我更关心的是,精神的力量胜过生理的力量。无论在电影圈还是在观众中,我都表现出这样的强悍女人形象。而只要你有了这个形象,你的外观自然如影随形,很难从你的身上排除。人们要求你一次又一次扮演同类角色。即使是现在,我在人们的心目中仍然具有这个形象。

CD:在《逆反的旋律》和《组织暴力流血的抗争》以及东映的《现代任侠史这类影片中,你是其中一位主要的明星,但是故事是由男性角色例如原田芳雄、六户锭或高仓健所主导。站在这些男性演员的背后,你是否有挫败感?
棍芽衣子:真的不会。这是非常典型的日本电影,片中具有一位相貌英俊又强大或是残酷无情或诸如此类性格的男主角,然后在这些角色的背后,才有优秀、强悍的女人。这已经成了模式,我完全能够理解。所以,我接受这种现状,并不会为此而自寻烦恼。

CD:你是如何加入东映的,还有,《女囚蝎子》系列是如何拍成的?
棍芽衣子:我在日活工作了六年之后,离开了它。他们遇上了严重的财政滑坡,几乎是全面转向罗曼情色片的拍摄,想以此呆在电影圈中。我不认同他们的这种政策,也不想参与。东映向我表达了邀请我去拍片的兴趣所以《女囚蝎子》系列很快就开始拍摄了。

CD:《女囚蝎子》系列的头三部影片的导演伊藤俊也,他曾经是石井辉男的助理导演,而且已经在东映工作了几年时间。他的“女囚蝎子影片以其不可思议的影像让人为之振奋。拍摄时看似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这使它大大不同于通常的东映制作。
娓芽衣子:这个系列的第一部《女囚701号蝎子》是伊藤先生作为导演所拍的第一部影片。当他叫我参与这部影片时,虽然那个时候漫画原作在日本极为流行,我却其实对故事的来源一无所知。于是伊藤先生借了全套的蝎子漫画给我看,我就读了。剧本完成的时候我们第二次碰面,我发现剧本保留了漫画原作中主角的那些伤风败俗的行为。我告诉他我不能接受这些,这会使这部影片流于粗鄙和庸俗,将这些内容剔出剧本是我接受出演的条件。他同意我的看法,认为我扮演的角色除了一些重要的对白,我要是不多吱声或许会更有意思。接下来我们决定如何通过表演,以视觉取代语言来传达她所思所想所做。于是我们在视觉表现上竭尽所能。当时我们所做的显得相当激进,可以说是创新的观念。由于这是伊藤先生的第一部影片,我们试图按顺序拍摄,这在日本电影圈几乎是第一次这样做拍摄花了很长时间。那个时候,电影圈全面削减拍片的预算。东映的电影就算是有大牌高仓健主演,也是三个星期就拍完。不过由于我们是按顺序拍摄,所以花了四个月时间,这应该是超长时间了。很幸运地,由于伊藤先生是工会的负责人,所以东映的上司愿意合作。电影发行后,获得了巨大的票房收入,这不仅因为漫画非常流行,也因为我们以独一无二的方法塑造“蝎子”这个人物。我们让她从头到尾不说几句话的设计非常好,非常能够打动人。

CD:你主演的四部影片,特别是第二部《第41号杂居房)和第三部(野兽部屋》,似乎都是在备受折磨的条件下拍出来的。你经常被灭火水龙头喷水,被绑起来打,或者是几乎浸在下水道里。拍摄这些场景你有何感受?
芽衣子:拍第一部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好吧,我将要出演这个角色,然后“蝎子的故事将会过去。她在最后反抗体制,这就够了。”由于影片获得巨大的票房,东映明显想将它拍成一个系列。一旦要将一部影片拍成一个系列,要保持水准或超越原作的水准非常困难。放到现实的层面看,女主角所经历的事情,几乎无人相信她能捱得过来。所以,很不幸地,我们必须将这些奇观、更稀奇古怪的元素放到影片中去。每一部“蝎子”影片的要点都是虐待和痛打“蝎子”这个人物直到她在高潮戏中奋起复仇,这作为结果满足了观众对这个系列的期待。如此一来,拍摄变得非常困难。由于影片要在新年的时候发行,所以我们在11月底先拍《第41号染居房》的开场我在地牢被喷火水龙喷水的戏,当时的天气非常寒冷。不可能使用热水来喷,因为这样一来观众可以看到我身上冒出热气,这不符合情景。对我来说,对我的生理忍受力的考验要高于我的演技的发挥。我还必须留意别生病,别在现场受伤。某种程度上说,拍这些场景,必须经受生理和心理的双重煎熬。拍摄现场是非常残忍的。接下来的每一部影片都有意识地搞得越来越怪诞,越来越激进,以留住观众,确保票房大收。所以,拍完第四部《701另怨歌》后,我没有再出演这个角色

CD:《修罗雪姬》和《修罗雪姬怨恋歌这两部影片是如何出炉的?
娓芽衣子:“女囚蝎子”第二部拍完后,东宝给我提供了帮他们拍两部影片的邀约。这个系列也是根据漫画改编。

CD:藤田敏八)被指定执导这两部影片,是不是你在背后推动的,因为此前他曾执导过“野猫摇滚”系列的两部影片?
娓芽衣子;不是。这是东宝的主意。我并不参与选择导演。

CD:这两部影片,特别是第二部,表现出对被法西斯日本当局镇压和迫害的激进的左翼人士的同情。这种情绪是原作的漫画中就有的,还是更多的是导演藤田敏八的主意?
棍芽衣子:影片非常忠实于漫画原著的精神。对激进的左翼人士的同情原作中就有。这也是使这个系列的影片看起来有趣的一个元素。

CD:对于表现这些内容,东宝是否遇到过什么麻烦?
棍芽衣子:没有。东宝认为原著的漫画中就存在这种精神,影片是忠实地根据漫画改编。

CD:在(无仁义的战争)第一部续集(广岛死斗篇》中,你扮演了一个与此前完全不同的角色,这是一个被名和宏饰演的残暴的黑帮分子所控制的女人,有一位由北大路欣也扮演的被排斥的黑帮分子男友。这似乎是一个情感被耗尽的女人。
芽衣子:这个角色非常不同,因为我的情感要围着周围的人打转。以往我不需要以我作为女人的感情去扮演角色,更多的是凭借技巧。这部片的出演对我来说是好事,因为比起以往我扮演的角色,我有机会以更严肃更典型的女性情感去扮演这个人物。

CD:我还没有看过(Jane' s Blues没有明天的无赖派),不过我最近看到了这部影片的一张你拿着散弹鸟枪的华丽的电影海报。
棍芽衣子:(笑)请别去看!我看起来显得很专业,但我不敢说它有什么好看的。在某种程度上说,东宝的这部影片之所以会拍,可以看做是配合东宝的营销和片厂的政治。“女囚蝎子”在东京获得很高的票房,但在京都就没有这么好。于是东映的京都分厂请我们去拍(ane' bLues没有明天的无赖派》,看看能不能在这个地区卖座。我当时的感受是这是对东映京都尽义务。不过,读过剧本后,我不喜欢这部影片,实在不想去拍。到现在我仍未看过这部影片。(笑)

CD:你对在(无宿)中和胜新太郎及高仓健合作感受如何?
棍芽衣子:这部影片可以说是杰拉德·德帕迪约主演的《远行他方》(oinPlaces)的日本版。

CD:哦,法国影片风格
棍芽衣子:能够和他们合作,这是一个难以置信的机会。我真的认为他们是n日本电影史上的两位顶级演员。看着他们演戏真的很过瘾。他们很了不起

CD:你和增村保造导演合作过三部影片。你能否谈谈和他一起拍片的感受,特别是拍《曾根崎情死》的感受?
娓芽衣子:从我在日活工作起,和增村先生合作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事。当我不再在东映和东宝拍片后,我认识了金田女士,她现在是我的经理人,她曾经在大映工作,和若尾文子合作过—若尾文子你当然知道,她和增村先生合作拍过许多电影。金田女士知道我非常想和增村导演合作后,认为这个主意不错,我能在《曾根崎情死》出演可以说是拜她的主意所赐。这部影片的拍摄资金很难筹措,我也不能保证能获得片酬,事实上拍这部影片我基本上是零片酬演出。我们拍了19天,最后72个小时整个剧组几乎不眠不休地拍。增村先生是个彻底的完美主义者。如果他对我的表演不满意,他会让我不停地反复排演,直到我的表演符合他的要求为止。之前我从来没和这样的导演合作过。不过我并不在意。作为导演,他非常强势,能量很足。我从他身上学到许多东西。他曾经担任过沟口健二的第一助理导演,并在罗马的电影实验研究中心跟随许多意大利导演学习。他具有国际视野和国际声誉。无论此后我遇到什么烦心事,和他合作拍片时的一些事会留在我心上,我还会记起他在拍片现场说过的一些话。我非常想和他再次合作,不幸的是他过世了。不能和他合作拍更多的电影,是我的一大遗憾。

CD:很遗憾地,我对你1980年之后出演的电影不熟。你是否愿意谈谈其中的一些?或者从总体上谈一谈?
棍芽衣子:最近我出演的一部影片是《鬼平犯科帐》,这是一部时代剧电视剧的电影版,讲述的是一位由中村吉右卫门扮演的武士侦探的故事。

链接:《日本异色电影大师》

精选日本异色电影人作品年表

日本异色电影系列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松竹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大映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日活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东映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东宝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新东宝

日本女性黑帮片(2)

日本女性黑帮片(1)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采访(3)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采访(2)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作品分析(1)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作品分析(2)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作品分析(3)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采访(1)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采访(2)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采访(3)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作品分析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采访(1)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