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三池崇史 采访(1)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11 19:4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下面的访谈由丹尼斯·巴托克和我于2001年9月10日,在美国实验影院空荡荡的埃及影院进行。这段访谈的录像,以稍微不同于文字的方式,作为 American Cinematheque Presents/ ograph/ Chimer通过 venturaDistribution发行的《切肤之爱》的花絮出现。下文中,丹尼斯简称DB,而我简称为CD

DB:《切肤之爱)是根据你自己的拍片方案发展而成的,还是作为一项工作你被电影公司指令拍摄的?
三池:故事是村上龙原创的,制作公司 Omega Projects形成了拍摄方案。在导演这一环节,他们看中了我。

CD:今村昌平的儿子天愿大介是这部电影的编剧。他是你推荐而参与到这部影片的,还是 Omega推荐的人选?
三池:不是公司推荐的,是我带来的人。我认为他适合编写剧本。我建议天愿接受这个工作,我约他见了面。他读完原著小说后,表示有信心写出个好剧本给我。

DB:你还是他父亲今村昌平的助理导演的时候,你当时是否认识天愿?
三池:天愿大介最初是一家公司的受薪员工。大约十年前,他辞掉了那份工作,之后他就踏入电影圈。他和导演林海象( Kaizo Hayashi)成立了一家制作公司,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拍他们自己的电影。他的职责是编剧。不过,我是凭他的导演头衔而认识他,而并非因为他是今村的儿子才认识他。他在我之前就积极参与电影制作。对于我来说,他是今村的儿子这个

DB:电影和小说的相似程度有多少?你是否对小说进行了不拘一格的改编?
三池:写小说的村上龙,他也是一个导演。在《切肤之爱》之前,他已经有部作品被别人改编成电影,我认为他清楚导演改编他的小说时,应该能从中挖掘出很大的潜力。我们作为电影制作者,应该有将小说改编为我们想要拍成的影片的自由,只要我们完好无缺地保持原著的精神即可,他也同意按我们的喜好加以改编。据我所知,天愿是个很牛的编剧。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时不时任性地做些小改动而完全破坏原著的精神。不过,说到底,我认为他交出的是一个非常忠实于原著的剧本。只不过影片的结尾,是以个更加视觉化的方式来讲述故事,除此之外,天愿的剧本比最终完成的影片更忠实于原著。电影和小说的故事情节基本上相同的,只不过对同个观念,双方的表达方式不同而已。

DB:对于看过你一些影片的观众来说,像《极道战国志不动)和《死亡还是生存)》,这是两部刺激肾上腺素、冲击力很强的类型电影,而《切肤之爱》则迥异于此。你反映的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主角,主题是男女关系中的信任与背叛问题。乍一看去,它具有家庭的框架,不过最终还是发展成了一部恐怖影片。对于拍摄与你许多其他电影相当不同的影片,这样迥然不同的工作方式对你是不是一种挑战?
三池;这部影片和我之前的影片,即使有些简化你们不太看得出来,但这些电影的核心内容,都是同样的,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即使从表面上看,它好像讲的是一个正常的人发生了暴烈的事情,我却一直考虑到人物的背景,猜测他在家的人生将会怎么样,事情会如何发展等问题。这部影片对我是一种越界,对于我过往的电影制作是一种反弹。这个拍片方案的时间安排也有利于我花更多的时间挖掘人物的家庭生活。这并不会太困难,而毋宁说,让我更有机会深入挖掘人物的背景,他的家庭生活。这是令人兴奋的、愉快的挑战。

CD:我发现相当有趣的事情是观众对影片中令人震骇的高潮的反应。在此之前,虽然有很多镜头做了解释,却没有像结尾那样令人发指的事情发生—随后,在结尾处,观众像僵掉了(bnd-sded)-般。观众会产生两极的变化,要么是无法忍受,要么是极度兴奋。在看这部影片之前,我在意大利的恐怖电影和香港的类型电影中看到过一些恐怖戏(GrandGuignol)场景,因此我想,为什么这个结尾让一些观众无法忍受?—如果这部影片能给更多的艺术影院观众看的话,可以想象得出,观众对这种影像应该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
三池:这是一部自我毁灭类型的电影,影片有一个不完整的结尾。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故事中的人就是不完整的人,因此影片也必须以这种不正常的方式结束。这正是我有意为之的。因而,这样做的话,你就必须以一个正203常的故事开场。在一部总长为90分钟的影片里,你大概需要在开始的个小时里建构一个“正常”的故事。在这一点上,观众自己会去捉摸,影片将会如何结束。等观众舒舒服服的时候,影片却在最后关头,把他们带到一个与他们的期望完全不同的方向去。我认为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来让他们轻松自在。而影片随即换了方向,人物本身自身也受此影响,他们也开始发生变化,随波逐流。观众在最初的一个小时里对影片的理解此时被破坏了。他们会从心理上感觉被骗,或者多少有被背叛的感觉。特别是女性观众,她们当中有很多人走来跟我说:“你神经病!“随后离开了电影院。(笑)她们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尾,感觉好像她们被调戏了似的。她们不能容忍故事发生这样的逆转。

DB:石桥凌演活了这类普通人形象的主角。观众会喜欢,即便知道他被骗或者被女人操控。当你计划拍摄的时候,是否电影公司事先已经将他列入演员阵容,或者,他是你挑选出来的?
三池:在现实生活中,他是一位音乐人,一位摇滚乐手。他像一个大牌摇滚明星。所以,常常可以在舞台上看到他。不过他也有自己的个人生活,以及理想的家庭生活。他具有如此完全不同的两面。在内心里,他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人。但他常常扮演的电影角色是黑道分子,我想他对此已经腻烦了,想换换不同的口味,打破他自己的表演模式一这都是我认为的。通常,作为大牌明星的音乐人,我认为他不会对这种角色感兴趣。不过就他本人而言,则不是这样,他真的想尝试扮演普通人。

DB:椎名英姬扮演的精神错乱的女朋友角色异常出彩。对于这个角色,你是否要求很多女演员试演,或者说,你一早已经认定这角色非她莫属?
三池:(关)这可能有点可怕,不过我确实要求女演员们试演。这是一个相当高层次的试演。这并不是一次公开的选角。我们大约列出了十个女演员。可以说,我们不想找专业的演员。英姬本人具有舞台表演经验,不过这部影片只是她出演的第二部影片。大多数时候,她是模特。在现场,我喜欢和专业的演员合作。不过我也喜欢将不同背景的人带入剧组,为剧组补充新血。我喜欢将他们带来的一些不同元素融为一体。乍看起来,我喜欢她,是因为她和石桥凌一样,两人都具有不同的、而又非常鲜明的背景。我第次看到她,听她说话的时候,我马上决定就用她了。

DB:在某种程度上,《切肤之爱》对于每个表演者来说,是一个完美的复仇幻想,因为他们进行过试演,感受到无助、无力,在人们对他们进行评判的时候,他们变成了另一张面孔。既然你曾经对演员进行过多次试演,你是否想过自己作为一个电影制作者的角色?当你让演员们放开自己,使他们易受攻击的时候,对这类力量的原动力,你是否借鉴过你本人的任何经验?
三池:我想是这样的。我们一直以来就是这么做的,因而我想我们还是借204鉴了一点自己的经验。不过,在本片的情形中,他们两个人的见面呈现出远超其作为借口的内容。很偶然地,两个人在试演的时候相遇。他们一见钟情,此时已经呈现出神秘性。(微笑)我们并不是直接借鉴我们自身的体验,然后将之放到影片里去,而更可能的情形是,在这个相遇过程中,一定会有一些东西呈现出来。其结果就是,这次试演产生了一个副产品(爱情),那并不是有意为之—谁知道呢?也许他们在试演过程中都受到了伤害。不过我并不敢打保票。我认为,在本片的情形中,这两位演员并不是那种受了伤,然后因受辱而痛苦的人。也许这并没有相关性

DB:你能否谈谈你和摄影指导山本英夫( Hideo yamamoto之间的合作?你会给予他多大的自由空间去达成影片的视觉外观?
三池:我和山本英夫经常合作。他还拍过我的影片《极道战国志不动》。他也曾因为在北野武的作品《花火》中的摄影而受到人们的高度称赞。基本上,我会告诉他,我在内容、调子以及摄影结构方面要达到的效果,每一个镜头我想要具有怎样的外观和角度等诸如此类的事。我并不把他只当做是摄影师,而加以全面操控,不过我也不想告诉他所有关于摄影的工作,以及摄影要怎样进行等等。他是一个敏感的家伙。敏感到死。他个人并不像他的外表看上去的那样子。不过我认为他的工作是影片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父母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死了。他现在已经40岁了,比他30多岁时死去的父亲的年龄还大。他并不会向人谈及这些事。在生活中,他外表看上去镇定自若,安详而沉着,不过内里呢,我认为也许在想不定某日就死了。他像是那类活在恐惧中的人。他的这种情绪,这种敏感,多少表现于他的作品中。我相信观众也能感受到这一点。在某些方面,我力求做到极致。因此,在这种观念下,我给他做事时需要的自由空间。我只是告诉他简单的一些信息,例如摄影角度等。

CD:在《切肤之爱》以及你的其他作品中,你似乎很享受一种激怒观众的故意作对的快感。你的影片中的一些场景毫无来由地显得极其骇人。在《死亡还是生存)中,妓女溺死在充满粪便的水池里。在(死亡还是生存2以及你很多部其他影片中,人物常在做爱的时候被人杀死。在(不速之客Q》中,有很多充满禁忌的影像。对于这些有悖常理的幽默感引起的观众强烈的反应,你本人是怎么看的?
三池:首先,并不是我想挑起观众的特定反应或者说是操控他们的情绪我拍电影的时候,我们在现场工作的时候,一个重要的问题是拍电影时我们是否开心。这就是这些场景会出现的原因。我本人私下里是否喜欢这些景无关宏旨,重要的是它关乎影片的视觉表现。就像这段日子在日本我们拍了一些影片,感觉我们会受到赞扬—事实上并不是这样。不过我认为还有更多的可能性。你必须打破陈规,否则无从产生新颖性。在我内心里,如果拍电影时很开心,那么做整件事的效率就会提高。之后,作为对怪诞风格的中和,你会加一些幽默元素进去。这并不是为观众考虑,而是为了取悦我自己。我不怕承认,它给我自信,让我可以更加自如地拍摄电影。我讨厌一次又一次重复做同样的一件事。为了让电影看起来更有趣只要我愿意,我会把电影拍得更加怪诞。不过我也喜欢在别的方向挑战自已。其他导演拍普普通通的电影,还说它们拍得好。电影拍摄是一件充满竞争的事。必须拍出令人感动的影片,拍出美丽的影片,或者,拍出表扬人类的影片。不过,拍电影并不仅仅是为了观众,至少那不是制作电影的唯目标。

DB:影片结尾椎名英姬对石桥凌注射针头的效果你是怎么做出来的?
三池:它全部采用了特效化妆。日本有一些非常有才华、非常精确、注重细节的化妆方面的艺术家。他们制造了石膏层覆盖在男主角的眼里,而针头插入的实际是这个石膏层。

DB:在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如果一个导演一年能拍出一部影片,那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你以一年拍四到五部影片而闻名于世。你哪来那么多的精力?是什么让你拍完一部又一部,完全没有任何停顿?
三池:首先,在日本你得多产才行。这头一件事就是,如果你不能多拍几部电影,你就不能过关。不过我拍电影并不只是为了谋生,那不是我拍电影的唯一动力。常常是因为拍完一部影片以后,情感上无法满足,这驱使我去拍下一部影片。拍电影很耗体力,而大脑就像是人体的肌肉一样。它常会让你垮掉。我认为拍出一部好电影的时间其实并不需要太长。你只需按部就班向前进,达到最佳状态,然后保持住,仅此而已。当然,我也因为这样而受人诟病。我能够拍出这么多的影片,并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他什么都不在乎,他只不过是流水线一般地拍片。”很多人拒绝承认我拍了这么多的影片。我想一般人很自然地会这样想,我也能理解。有时候我自已也会这样想呢。然而,我拍得越多,我越具有效率,更能对拍片过程加以简化。这对我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技能。这是我所知的工作诀窍。

CD:这有点像日本在50和60年代的传统做法,当时主流的电影制作公司会一周接一周地炮制出电影。你让我想起了那些杰出的导演:铃木清顺、深作欣二、石井辉男、若松孝二,他们都以其革新精神而闻名。你曾经也和影评人所说的拍“严肃”电影的导演们合作过,例如今村昌平、恩地日出夫以及黑木和雄。你的电影美学也即你作为导演的能力来自何处?
三池:某种程度上说,我受合作过的所有人的影响,尽管不是如何拍电影或是类似的影响。我曾经作为助理导演和很多不同的导演合作过,我总是在想,我并不能获得比存在于导演脑子里更多的东西。你不可能在拍片现场期待奇迹。所以,即便你花了一年时间筹备一部影片,它还是存在局限性。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出去看看,尽力解决你自己的问题,在有限的时间和有限的预算下,拍出你自己非常享受拍摄过程的影片。因为这是你能拍出好电影的唯一机会。你必须精神饱满,埋头苦干。所以说,是的,我受其他很多人的影响。但这并不是说我从中得到了拍电影的金针。不如说我意识到了作为导演的种种局限,这是我作为助理导演工作获得的认识。

链接:《日本异色电影大师》

精选日本异色电影人作品年表

日本异色电影系列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松竹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大映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日活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东映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东宝

日本电影公司简介: 新东宝

日本女性黑帮片(2)

日本女性黑帮片(1)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采访(3)

日本异色电影大师:黑泽清 采访(2)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