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校园美文 > 心灵鸡汤 > 正文

愿余生,每个平凡的日子,都是欢喜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05 12:35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作者:白日的梦
 01 
八月,在一个炎热的午后,伴着聒噪的蝉鸣,终于看到了我十年未见的老友,现实生活里焦虑和烦恼就这样被瞬间治愈了。
她是一颗红豆杉树,腰肢粗壮,需三四个人才能环抱住,出生年月不详,已故的外婆曾说过在她小时候这棵树就这么高,这么大了。
村里人都称她为‘罐罐儿’树,打小我们也是这样叫的,我想大概是因为她的果实形状如木罐儿吧,直到大学毕业后我才知道她的官方名叫红豆杉。
有趣的是,最近偶然得知“罐罐儿”树这个名是我三舅自创的,难怪之前每每提及“罐罐儿”树,旁人都直摇头说不知道。
红豆杉树也有雌雄之分,雄树会释放花粉,雌树会结出鲜红色的果儿,红豆大小,透亮的红色果馕轻轻包裹着黑色的籽儿,头顶则露出黑色的籽,仿佛上帝深邃的眼,在枝头静静俯瞰光阴流转,物是人非。
 
 02 
又是一年红豆熟,抬头仰望,血红的珍珠挂满了枝头,阳光穿过叶间的缝隙洒向地面,和着风,这一颗颗红色的果儿是若隐若现闪闪跳动的心。
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熟了的红豆果可是我们心心念念的美味,甜甜的略带苦涩,这红豆果不知经历了几代人,从外婆到我,到外婆的外婆……
村里有不少人用来泡酒,据说有防癌、降血压等功效,遇到感冒发热时,还会摘取些许枝叶泡水喝。现在卫生部已禁止食用红豆果,说有毒,食用可能会出现头晕眼花、恶心呕吐,严重的话可能会导致死亡,我只是泯然一笑。
放学的铃声一响,我们立马窜出教室,向“罐罐儿”树飞奔而来。农村长大的孩子爬树自然不在话下,平时爬树掏鸟窝、偷果子的事儿可没少干,书包一丢,抱着树双脚往上一蹬,十几个猴哥猴姐们便在树丫摘起果来,大把往嘴里塞,嘴角边、衣服上,到处都是红汁儿。
坐在树上的吃的是不亦乐乎,在树杈间跳来跳去,爬不上树的小家伙只能仰头干巴巴望着吞口水。树上的吃的差不多了不忘朝树下的扔几把果子,让他们解解馋。
树下的也没闲着,过家家、捉蚂蚱、斗草绳,狗儿阿黄追着蝴蝶玩,树上的我们唱歌,讲故事,比赛看谁最先爬上树顶,欢笑声都快要把老树的果儿震落了,疯累了索性就趴在树干上睡觉,老树成了我们的游戏乐园。
 
 03 
后屋的玛玛一听到了动静就在后门上杵着拐棍,指着树骂。玛玛80来岁,眉心有颗红痣,头上常年裹着黑头巾,耳朵尖的很,一顿三碗包谷琛儿(玉米磨成的细面),就是腿脚不大便利。
“使劲吃,就不怕肚子疼,好好的树枝都被你们折断了,还不给我下来,我要告诉你们爹娘回去把你们往死里打”,我们才不管她,依旧是我行我素,她气的用拐棍使劲儿捶地,锤的差不多就回屋了。
天都快黑了,我们玩的忘了回家,直到小伙伴陆续被妈妈手里的条子请回家去,在小路上被打的又哭又跳。才乖乖跟着回家,手里还捧着用叶子包着的红豆果,裤子被磨出几个破铜,浑身脏兮兮的,回家后爹娘的责骂自然是免不了的, 更多是反复叮嘱我们不要把“罐罐儿”树枝折断了。
我和小伙伴二妞约定把这棵树定成了我们的许愿树,二妞许的第一个愿望嫁给他心爱的白马王子,她的白马王子是胖乎乎的小波,经常给她分辣条吃,我的愿望是每天都能吃一包8毛钱的好劲道快餐面。
 
记得有次离家出走,我躲到老树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向她控诉母亲的种种“罪行”,最后竟伤心过度睡着了,直到第二天才被母亲逮捕归案。
在我的童年里,这棵静默的老树,知晓我所有的心事和快乐
一切恍如昨日,我在时光拉扯下成了规矩的大人,玛玛在几年前上吊死了,我慢慢体会到玛玛‘刻薄’背后的意义。记忆中的小伙伴在各自的生活轨迹上渐行渐远,偶然碰见会客气的寒暄三两句。
我已记不大清二妞的模样,听旁人说她远嫁到山东,二妞啊,你还记得那棵许愿树还记得我这个童年的小伙伴吗?
最近几年炒起了红豆杉,价格一天一天往上长,后坡上的红豆杉树能挖都被挖完了。老树倒是安然无恙,被新砌水泥台子围住当神树贡起来,垂着一条条破旧的红丝带。
熟透的红豆果安静地躺在树上打盹儿,通往老树的小路长满了白色野花,从前的足迹斑驳可见。
作者:白日的梦, 90后伪文艺女青年。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