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校园美文 > 校园散文 > 正文

巴侠||​永远的母校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8-22 08:5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章/巴侠
 
那一座山,叫金字山,那一条河,叫前河。金字山危峰兀立,雄奇壮丽,直耸云霄。前河清澈蜿蜒,银波粼粼,悠然西去。金字山下,前河之上,半山腰间,那云雾缭绕,莺飞鸟鸣的徐家庄园是我的母校。
四十年的风霜渐渐染白了双鬓,而对母校的怀念仍时常萦绕心际。
那时,它不叫徐家庄园,叫明通中学,也是城口县第二中学。在那里,我读完了初中和高中,放飞了一个个单纯而美丽的少年之梦。
城口位于大巴山南麓,明通中学地处城口深腹。那样的年代,那样的地理位置,其条件可想而知。
没有公路,同学们从四面八方,爬山涉水汇集到学校,最远的要走四十公里山路,我就是那最远之一。到达明通中学,必经明通场镇。老盐厂像一位慈祥的老人伫立明通街头,等着我的到来。每当走到老盐厂的位置,我的心就会一阵紧跳。因为,一天的长途跋涉终于有望结束。
站在老盐厂的身旁,仰首翘望,目光所及自然是金字山下那片恢宏脱俗,略显徽派风格的建筑。穿过明通场镇,跨过那条叫石梯子河沟的小溪,便是一排可以三人并行的石阶。拾级而上二百余步,一条陡缓有度的土路直达校园。赫然映入眼帘的是宽约丈余、高约二十余米的的条石阶梯,阶梯尽头矗立着一道巍峨的石门。石门雕龙刻凤,庄严大气。跨过石门,便踏进了学校中心。大部分教室和师生宿舍,以及教师办公室都在操场的东面。操场半圆形的围墙连着南北两道石门。操场北端立着一个蓝球架,球架背面一棵粗大的桂花树巨伞一样撑开枝桠,为我们遮风蔽雨。
从北面的石门出去,向下,便是学校的主操场,我们上体育课和举办蓝球、田径比赛都在这里。此时,四十年前那一个个活力四射的青春身影又在我脑海中奔跑着、跳跃着、欢闹着。而蓝球越过操场边缘滚下山坡,腾空而起,跳进河里,在水面上颤颤远去的情景也浮现在眼前,为追赶蓝球奋不顾身,英勇负伤的同学脸上那无奈的笑容也隐约可见。
学校不通电,靠煤油灯照明。马灯是我们的照明工具,能蔽风,能提着随意走动。晚自习的钟声敲响后,每间教室的每张课桌便陆续亮起灯光,仿佛星星洒落人间。虽是油灯,但众多的灯光聚集在一起,也算得上灯火辉煌。少数家庭极为困难的同学买不起马灯,便用一个玻璃瓶做成一盏简易的油灯。一盏自制的油灯也能点亮青春,照亮前程。
六块三角钱在今天吃不到一碗小面,但在当时却是我们一个月的生活标准。
我们的伙食简单、粗糙。学生排成长龙,依次接近打饭的窗口。打饭的学生将碗伸进窗口,掌勺的炊事员熟练地从盛饭的大筲箕里舀上一勺,轻轻一抖,那多余的裹着陈包谷面的饭粒便从勺子的边缘洒落回筲箕。打饭的学生移至并排着的另一个窗口打菜,一勺盐米汤准确淋在饭上,碗里便形成一个岛屿,褐黄色的陈糠像海水的泡沫就从岛屿的四周浮了起来。如果运气好,碗里会出现半块或一小个洋芋,这一餐便吃得很激动。
同学们约定俗成回到宿舍就餐。因为每个同学都从家里带来了咸菜,条件好的还有渣辣子或盐菜炒肉。男同学的宿舍没有隔壁,四通八达。带来的菜都在床下的箱子里,只要谁打开了箱子,就有无数只端着碗的手向他伸过来。没有谁吝啬,相互分享。
在物质那样匮乏的条件下,学校保证我们每半个月打一次牙祭。打牙祭的时间安排在星期五,因为星期六有的同学要回家,将自己的那一份肉带回家去让父母和家人也沾点油荤。那年月,农村吃肉是希罕的。
“开私伙食”是我们最高兴的事。几个要好的同学按照约定,晚自习后带着从家里稍来的食物到附近农户去加工,饱餐一顿。没有什么好东西,腊猪油炖洋芋干是我们的美餐。记得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吃多了,撑得难受,深更半夜溜到操场上去跑步,回寝室被查房的老师逮了个正着。
没有自来水,生活用水是用木槽从山上引来的泉水。学校只有一只保温桶,但开水供不应求。半公里外有一个叫堰塘湾的地方,那里有一个水塘,水塘上方有一口圆形的水井,井水冬暧夏凉,常年不干。我们晚饭后到堰塘湾洗漱完毕,端上半盆井水回去搁在床下,第二天早上洗脸。半夜,口渴了,从床下端起盆子,吹开床上掉进水里的枯草和灰尘,咕噜咕噜喝上一通,继续酣睡。
日子是苦涩的,但伴随我们的是朗朗的书声、甜美的歌声和欢乐的笑声,是同学真诚的情谊和老师无私的关爱。
如今,那里已不叫明通中学了,明通中学已于上世纪八十年代迁至明通镇政府所在地,其条件早已超越我们那时“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理想境界,是一所堪称现代化的中学,而校长就是我的同学。
不管明通中学迁到哪里,我心中的母校永远是那半山腰间如今叫做徐家庄园的地方。
据说,母校因年久失修,已杂草丛生,斑驳沧桑。我看到了父亲的脸和母亲的白发。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