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何一东 | 截图风波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7-09 18:1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墨上尘事
 
1
 
吴戈今天情绪糟透了,心中火冒三丈!他在办公室铁青着脸,把前来送材料的美女同事小眉吓了一跳:“吴老师,你咋啦?身体不舒服吗?”
 
吴戈竭力挤出一个笑:“没事,遇到一个胎神!”小眉先是一愣,继而抿嘴一笑:“不是我们单位哪个吧?”
 
“不是不是,你不认识的。”吴戈朝小眉摆了摆手,又说:“我们单位都是大美女小美女多,没谁惹我,更不可能是胎神哈!”
 
才考进单位不久的小眉青春靓丽,嘴儿又甜,很招人喜欢。她朝吴戈妩媚一笑:“哈哈,吴老师,好难见你生气呢,没事,人都会遇到不开心的事。我今天坐地铁还遇到个宝器,一个大男人,还和我抢座位,真是可笑!”
 
吴戈听了,也乐了:“小眉,还有这事,这家伙确实可笑!”他想起有一年夏天乘公交车,车上人多,好不容易有个空位,站得脚软的他,正准备坐下,见旁边有一姑娘提着大包小包,被挤得恼火,额头上汗珠儿直冒,便请姑娘坐。姑娘不好意思,谦让不坐。
 
两人正互相让着,一穿红着绿、还洒了劣质香水的大妈冲了过来,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还酸吴戈:“哎呀,你也不是小伙子了,都四五十岁的人了,她年纪轻轻的,咋会让她坐嘛?要让,也该让我们噻!唉,男人,就是喜欢年轻漂亮的。”
 
吴戈虽人到中年,但浑身上下充满阳刚之气,且平常好打抱不平。这时候莫名其妙被大妈洗涮,一下恼了:“你在说啥子哦?占了便宜还卖乖,可惜乖不了!”大妈见吴戈毛了,也不示弱,大着嗓门道:“我说错了吗?她是不是年轻人,你为啥不给老年人让座?”
 
这真是秀才遇到兵了,吴戈正想反击,旁边那姑娘拉了一下他的手臂:“大哥,算了,不要和她吵,一个座位而已,我马上就要到站了,谢谢你!”
 
吴戈这才细看姑娘,确实长得美,尤其是一双大眼睛非常纯净,属于很耐看的类型。在姑娘充满感谢的目光注视下,他的火气像被针刺破的气球,一下消了。那大妈还在喋喋不休,姑娘又微笑着示意吴戈不要理睬,吴戈也当大妈精神有问题,不再和她唇枪舌剑。
 
姑娘到站下车时,特意朝吴戈挥手道再见。下车后,她还扭头望了望吴戈,露出甜美的微笑,让吴戈心里暖暖的,心想,都是女性,差别真大啊!
 
和小眉说笑一会后,吴戈心情稍好点。他想起在网上看到的几句话:“我不怕别人在我/背后捅我一刀/我怕的是/在我回头后/看到捅我的人/却是我用心去对待的人。”
 
2
 
平哥、吴戈他们在川西平原的一个古镇上班。该古镇因境内尖峰拔列,其中五峰遥望之若冲霄之龙,故其名曰五龙镇。该镇为4A景区,风景秀丽,且有较深厚的文化底蕴,游客颇多。五龙镇虽不大,但爱好文学的人不少,在省内外报刊频频发稿。尤其是凡有各类征文,他们互通有无,采用“群狼”战术“进攻”,结果大有斩获。获奖者喜笑颜开,拿了奖金请客,名落孙山者也有肉吃有酒喝,皆大欢喜!
 
以平哥、吴戈等为首的一帮关系很铁的文人墨客共15人,专门建了一个群,名曰“兄弟连”,清一色男性。主要就是交流写作,互晒作品,然后是说点风花雪月,放松一下身心。除了“兄弟连”,镇上还有若干文人建了自己的群,大有春秋战国时期,群雄称霸之势。若有谁在《人民日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南方周末》等大报名报发表了文章,那就牛得很,走起路来脖子都伸得特别长。
 
五龙古镇有一位从外省退休回乡定居的文化人,名叫胡震江。据说他已出版了十多本散文、诗歌、评论集子,名气甚大。他有一特点,凡发了文章,不论大报小报,公开发行还是内刊,必在朋友圈暴晒。日常生活中,也是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豪气干云。因其锋芒毕露,与平哥、吴戈等不太融洽,难以推心置腹,只是表面打哈哈,虽加了微信,平时互动很少。镇上的多数文人也对胡震江口服心不服。
 
后来,胡震江的一哥们办了一本内刊,有薄酬,请老胡帮助选编稿件,给他挂了一个副主编的头衔。老胡这下劲头十足,凡镇上与他交好文人,必约稿。有了发稿权,不少作者又开始围着老胡转,有的还请吃饭请喝茶,老胡愈发踌躇满志。
 
一日,老胡在市上某行业报发了一个整版的游记,兴高采烈,在朋友圈猛晒,然后又发在若干个群显摆。很快平哥、吴戈看见了,两人便在“兄弟连“里就这件事开始各抒己见,并指出老胡文章里的一些瑕疵,顺带几句调侃。群里其他人没说话,平哥和吴戈也就偃旗息鼓。
 
孰料过了两天,吴戈正在构思一篇文章,老胡的电话来了。他说:“兄弟,我没得罪你什么,你和平哥还在群里说我的不是,这样要不得哦。”吴戈有点尴尬,只好作了解释,表明并非故意。老胡又胸有成竹道:“截图我就不发你了,希望今后不要再出现这样的事!”
 
吴戈刚结束和老胡的通话,平哥的电话又来了,他说:“我们被人出卖了,简直想不到兄弟群还有犹大!”他说,老胡刚质问了他为何背后说他坏话。吴戈很生气:“居然还截图,背后捅刀!卑劣!”
 
两人又分析了群里的兄弟们许久,感觉谁都没有理由“出卖”他俩,因为他俩平时待其他人都挺好的。尤其是平哥,经常在国内各大报刊发文章,稿费多,常请客,性格也随和,从不尖酸刻薄。但事实又摆在这,群里有人不知出于什么动机,向老胡通风报信,拨弄是非!
 
3
 
吴戈越想越气,和平哥商量退群。有这样居心叵测的人在,今后还敢畅所欲言吗?!留在这个群还有什么意思?平哥非常赞同。吴戈立马在群里愤怒痛斥这种阴险小人的做法,宣布退群。接着,平哥也斥责这种行为后退群。
 
“兄弟连”其他12人(除告密者)皆不知为何平哥和吴戈就愤愤然退群了。一些人先后打电话、微信进行询问后,才知原委,都纷纷斥责此“兄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如此玩阴招。而性格刚直的吴戈还将此事发在朋友圈,更是激起好友们的极大关注与热烈讨论,几乎一边倒地谴责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对吴戈表示坚决支持!
 
事情发生后,“兄弟连”里微信名叫“冲锋号”的坐不住了。他三十多岁,平常主攻小说,出过一本集子。平时爱在群里发一些妖艳的美女图片,说点打擦边球的话。他想,既然群里潜伏着“特务”,说不定会把他的这些东东截图保存下来。而且,他老婆很能干也很厉害,绝对不会允许老公的任何“出轨”。但泼水难收,冲锋号只有暗暗祈祷平安无事。
 
群里的“大马蹄”乃一单位的科长,平时除了舞文弄墨,也爱在群里转发一些所谓“爆炸性”新闻,“揭秘内幕”等来路不正、道听途说的东西。如果网警认真查来,大马蹄也是说不清的。如今群里发生截图事情,大马蹄心中也忐忑不安。他听说如果退群了,他发的东西就不存在。事不宜迟,先掌握主动权。
 
大马蹄于是在群里“公允”地说:“鉴于平哥和吴戈两位重量级哥哥已退群,我在群里也觉得少了什么,自己也退了算了。”话音刚落,大马蹄就闪身走人。
 
冲锋号见状,犹豫了一下,也紧跟着退群,心中似有一块石头落地。
 
接连4人退群,群主“劳苦青年”坐不住了,分别打电话给退群者做思想工作。但他对谁是截图者,也猜不准,揪不出,劝说自然无效。
 
群里还有一“诗意盎然”的人,他四十多岁,擅长写诗,但发表很少,于是经常将新鲜出炉的诗“发表”在朋友圈,每天风雨无阻,长长短短一大串。他在一家私企上班。平时在群里,特别看不惯单位老板,经常调侃老板独断专行,神经质,像希特勒。并揭露老板好色,常出入高级会所花天酒地。诗意盎然之所以如此痛恨老板,是一次酒喝多了,告诉吴戈说,他喜欢公司一漂亮妹儿,谁知被老板夺走了,他恨不得杀了老板。
 
诗意盎然表面说得硬气,其实胆小如鼠,他最害怕被公司老板解聘,经常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而忍气吞声。现在群里有暗流涌动,诗意盎然紧张万分,生怕自己的过激言论被截图,乘平哥他们退群,也就借机脱身,难言之隐,一退了之。
 
另有“玉树临风”也赶紧退了群。玉树临风除了写文,还会作画,在画坛小有名气,人也长得帅。虽是已婚中年男人,却很讨女性喜欢,红颜知己排长队。他也常在群里晒女友的照片,都是美丽可人的年轻姑娘,令群友们羡慕嫉妒。如今有人截图,令玉树临风惊心。怕老婆一旦知道了,吃不了兜着走。
 
4
 
眼见曾经火火红红的“兄弟群”开始四分五裂,群中年纪最长者“福星高照”心痛不已。他是正局级退休干部,一个月退休费七八千元,日子过得颇滋润。他66岁,口头禅是人生“三些”不可少:吃些、耍些、说些。见其他男人津津有味谈论美女时,他就会说“人到六十五,不分公和母”。当然,这并不影响他在文友聚会或外出采风时加美女们的微信,尽管他不懂发照片要点原图、收照片要查看原图,更弄不来什么截图。
 
福星高照宅心仁厚,为人大方,经常请文友喝酒。这次,为挽救“兄弟连”于大厦将倾之时,他挨个给群里的老弟们打电话,愿意做东请大家一聚,化干戈为玉帛。但这次不同,响应者寥寥。特别是平哥、吴戈,坚决不来喝酒。福星高照无可奈何、叹息不已。
 
一个曾经为文学而建立的群,因截图而名存实亡;一群曾志同道合的文人兄弟,因截图而互相防范,变成路人。
 
一天,吴戈碰见许久未见的大学美女同学龚玲玲,自己曾热烈地追求过她,但最终未能如愿。吴戈后来还专门写过一篇几千字情深意长的散文怀念,题目为《祝福不相忘》。龚玲玲现在是县检察院的干部,虽人到中年,依然身材窈窕,高雅美丽。两人在咖啡厅小坐。闲聊中,吴戈说起截图一事,还余怒未息。龚玲玲笑道:“哎,你们这些文人呀,总爱自视甚高。我觉得这叫坏事变好事,一是重新认识了人,二是今后引以为戒。网络时代,不是随心所欲,更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否则,如果真的出什么事,会很麻烦的哟!”
 
吴戈望着龚玲玲美丽的脸庞,仿佛又回到青春时代的大学校园,不禁有几分怅然。恍惚中,他伸出手想去拉一下龚玲玲放在桌上的手,龚玲玲摇摇头,用目光告诉吴戈不可以,又微笑着指了指咖啡厅的左上角。吴戈抬头望去,一个监控摄像头正对着自己。他有点尴尬,不自然地笑了笑。龚玲玲声音很悦耳地说:“吴哥,有空把你的那本《祝福不相忘》散文集寄给我一本,我要拜读哈。希望你一切都好,请记住我的话哦!”
 
当龚玲玲挥手向吴戈道再见时,吴戈注视着心中的天使渐渐远离,心中五味杂陈。他无意间抬起头,又看到十字路口高高在上的一个摄像头,正警惕地俯视着形形色色的路人……
 
何一东,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四川散文学会副会长。现为《晚霞报》副刊编辑。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