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李晓云||你在生命中的几次元?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3-14 13:1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李晓云/作
 
花分割线
 
当天空中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那么,你,就是置身在另一次元中了。
 
先说说《阿尔汉布拉宫的回忆》这部关于游戏的烧脑剧。
 
刚看完,被指责烂尾,我觉得还行,当然可以更完美。宋载正编剧,女性,和我年龄差不多,很厉害,《顺丰妇产科》《搞笑一家人》很优秀的情景剧。之后她把科幻、爱情、人性这些元素贯穿在她的剧作中——《仁显王后的男人》古今穿越爱情剧,构思独特,打动人心;《九回时间之旅》,那是一部类似《蝴蝶效应》的悬疑探索剧;《W两个世界》,现实与漫画之间的转换,影响,思考……我有幸随着岁月的流逝,七八年来,跟随宋载正这四部剧一起变老。
 
《阿尔汉布拉宫的回忆》开启了现实与游戏之间的按钮。这款AR游戏是用游戏的方式将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连结在一起,玄彬主演的男主刘振宇帅气多金,却婚姻不顺,第一任妻子爱上了他的朋友,第二任妻子是贪财的女星,正闹离婚,然而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在游戏中被他杀死的朋友车亨锡,竟然在现实中也死了。只要天上打雷下雨,“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的吉他曲响起,刘振宇就会被迫进入游戏,被现实中死去的车亨锡追杀。为此,他的精神遭到极大摧毁,酗酒,狂用安眠药,甚至想跳楼自杀,逃离这种绝望的境地……然而宋编笔下就没有软弱的男主。他逃避了一年,认识到必须让自己强悍起来,去寻找在现实生活中消失了的游戏编者,经受现实与游戏两个世界的磨炼和打击,经过疯狂的血腥杀人升级,他终于升到一百级,拿到各种枪支武器,拿到钥匙,交给艾玛的手中,清除错误bug……当然,在这个过程中,离不开朴信惠演的女主熙珠的爱的支撑。
 
那么,我在想,是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游戏的梦圈圈呢?
 
这是一部匪夷所思的剧,然而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在或单调、或无序、或不尽人意的现实世界里生活,总希望有一个虚拟世界,可以让我们自由驰骋,即使犯错了,倒下了,也能够“英雄请从头再来”。所以,《阿尔汉布拉宫的回忆》中刘振宇才会不惜一百亿韩元买下游戏版权,一开始乐此不疲杀人过关升级。所以,后来那些游戏体验者们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在市民广场上手足舞之蹈之,痴迷于此。
 
一直很火的美剧《西部世界》,也是在现实与虚拟之间拉扯,碰撞。人们花重金,进入西部游戏世界,享受枪杀人造人的快感,和人造人谈情做爱,甚至分不清真实与幻境。
 
世界疯了。对的,当你的心被小我的欲望和征伐蒙蔽了之后,你的世界就不再真实与清明。
 
《阿尔汉布拉宫的回忆》的问题,不在于爱情线的单薄,而是因为它的结局设定,本应该需要救赎,它却设置了更多的牺牲。可爱的秘书、背叛的朋友、朋友的父亲最终死得尘埃落定,没有生还的可能,而作为爱与和平象征的艾玛,竟然为了清除bug,用把利器刺入人的心脏这种暴力简陋的方式解决游戏漏洞。为此振宇消失,非死非活,不知存在于哪个次元。这个情节固然反映了有过创伤还未成年的游戏原创者世洙的格局,但熙珠是艾玛的原型,熙珠是一个善良美好的人物设定,而且她还爱着振宇。所以,我认为,更理想的构思应该是,艾玛通过和熙珠的心灵交流,不再用杀人的方式解决问题,而是用爱与和平让游戏设定改变,救赎振宇和沉迷于攻打杀伐的人们。
 
这部剧还有故意制造惊悚的嫌疑,在阿尔汉布拉宫漆黑的地牢里,那些复活了的尸体,血腥而恶心,要不是我赶快抽离——没事的,他不是振宇,而是《我叫金三顺》和《晚秋》的玄彬,这只是戏中的游戏,恐怕我早就快进或者直接跳过情节了。
 
因为剧情本身带有魔幻色彩,所以玩游戏真死人、死了后在游戏中追杀等这些荒诞剧情,也就不必科学化了。若从心理学角度分析,还是有一定依据的。
 
美国著名心理学家马丁·加拉德做的那个给死刑犯假装放血的实验,好像可以合理化三个人的死,他们死亡的症状都是失血过多,而事实上,他们只是在游戏中失血过多。这可以理解是心理因素干预影响身体指标的例子。
 
对于车亨锡的游戏灵魂如影随形追杀振宇的情节,也可以理解是振宇的心魔作祟,对背叛自己、夺妻之恨的车亨锡,刘振宇说,在心里早就杀他很多次了。然而,当他在游戏中痛快淋漓地用剑砍杀车亨锡时,他何尝不是在杀人?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因为愧疚和恐惧,那个死者幻影便会出现在身边。佛曰,一嗔念起,烧毁功德林。
 
我和游戏还有一定的缘分的。此刻,不由想起自己当年玩游戏的经历。
 
那是一个难忘的假期,玩角色扮演类游戏《金庸群侠传》,为了升级经验级别,狂打怪兽,夜以继日,勤劳不辍,多天以后我发现了一个开挂的方法,那就是用胡斐练武,当时是拿游戏手柄玩的,这个方法很奇葩,用橡皮筋捆绑好手柄上的B键,那胡斐就会不停地死,不停地复活,不停歇地陪练,我绑好橡皮筋后,安心睡觉,第二天,功力大增,九阳神功和黯然销魂掌很快练成,之后打小游戏过关的时候,也出现了棘手的问题,经过不懈努力,我最终见到了半瓶神仙醋,到了最高级别,然而最后还是无法找到渡船,无法出海。以为中间结盟出现了问题,又从头打过两遍,到了最后仍是望洋兴叹。只好作罢。是游戏版本出现了bug,还是我自身的问题,至今不得而知。人生有时候也会这样吧,在你苦心孤诣经历艰难险阻之后,以为完成了目标,却发现前路依然是茫茫大海般没有边际。而被我杀死了无数次的胡斐大侠若戏中有知,又不知作何感想?
 
后来,和家人一起玩角色扮演类电脑游戏《神雕侠侣》,打了两个多月,我似乎化身为神雕大侠,带着沧桑的独臂攻克一道道难关,最终还是迷失在一片树林中,无论如何也走不出来了。
 
随着年龄增长,我渐渐不玩这些打打杀杀的游戏了,也渐渐由电脑游戏转移到手机游戏。快乐斗地主、玫瑰小镇、消消乐、一站到底、我的地盘、头脑王者、你画我猜、谁是卧底……好像离二次元更加遥远。
 
提到二次元,现在的年轻人们,有许多热衷于动漫、网游。儿子的堂兄堂弟都学计算机特长,他的堂兄因为打比赛得奖,考上上海交大,现在在美国留学。儿子一度的理想,也是考计算机,所以在假期里我们从来没有禁止过他玩电脑游戏,他最喜欢玩galgame,一种文字冒险游戏。谁料想他没有迷上游戏比赛,却迷上了游戏的文字,学了文科,梦想将来能编一部galgame的生动剧情。
 
或许,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进入二次元或者异次元的梦。我的小说《古雨剑正传》里女主人公柳小雨在古今穿越中,也进入过异次元的世界,所有人都感知不到她的存在,她却能看到过去和现在,孤独得像一个飘荡的灵魂,自由得像一个先知。
 
游戏无罪。它反映人性。仇恨,嫉妒,愧疚,欲望,恐惧,攻击,防御,争夺,逃避,掌控,倾诉,理想……游戏投射世间百态,磨砺人性。
 
当天空出现电闪雷鸣,当古代武士举着弓箭和刀剑向你挥舞……你可能已经进入到了二次元世界。不信,看!有人举起了剑,也许是枪,也许只是向你展示同盟的爱……
 
2019.2.25
 
END
 
作者简介
 
李晓云,中文系毕业,高级教师。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张家口市作家协会会员,张家口市诗词协会会员。微信公众号“晓云原创文学”,起点中文网连载长篇《古雨剑正传》。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