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故事 > 正文

洛|故事的另一面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3-04 16:44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洛 墨上尘事
 
这是个灰蒙蒙的小镇,陈旧、迂腐,仿佛亘古不变。看起来风华热闹,实际上摇摇欲坠。最初触碰它的人都觉得岁月静好,小城好一副悠然好面貌,然而日积月累,弊端也渐渐展露得猖狂,当初的风平浪静,如今可以看做是一潭死水了。
 
人多口杂,加之平淡日子如未经闲言碎语、家长里短、流言八卦调味,小城岁月也未免太无聊太枯燥。恭维总是往富人家倒的,尊敬总是往智者家倾的,那些看起来孱弱、贫穷、不成器的家庭,尽管可怜,尽管偶得人心,尽管总想保持与世无争的态度,但总归处在弱势的角落,总能比他人更能理解凄凉的意味,家庭面貌,也往往笼罩着一层悲戚。小镇的人们,也是辛苦人家,大半辈子的繁忙、周折、碌碌无为,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看似知足常乐,实际上内心不满,比他们更弱势的家庭,便成了他们建立优越感,填补内心空虚的工具,你总能在小镇的各个角落,听到这户人家的男主人或女主人,语气刻薄地说着另一户人家的男主人或女主人的闲话,更缺心眼的,是把别人家老人孩子的坏话也都捎上,噼里啪啦讲个过瘾,而后拍拍屁股归家喝茶做饭,内心不背负一点点罪恶感,也不用对说出去的话负一点点责任。
 
嘿,谁在乎呢,谁阻止呢,还没有人想多管闲事呢,再说了,多几份八卦,多一点茶余饭后谈资,打发无聊,娱人悦己,何乐而不为呢?
 
更何况,人人都是这样做的,已成约定俗成的习惯,或者说,规则。
 
这是个灰蒙蒙的小镇,这里陈旧、迂腐,仿佛亘古不变。
 
看起来风华热闹,实际上摇摇欲坠。
 
他的表面,是没有错的,别指责,别推搡,群众即正义。
 
故事的另一面,才是小镇的内面,才是残酷,才是心酸。
 
阿蘅喜爱扎一条油油亮亮的大辫子,在集市,在村头,在溪边,大家经常可以看到她。少女的姿态,柔软的身板,却站得正,站得直,行走飞快,脾性温和却倔强;高个子细腰,圆眼粗眉,似机灵样,却不爱言语爱皱眉。
 
她每天清晨早早就起来了,小镇还沉浸在一片阴郁的薄雾里,气温略冰凉,她披一件颜色灰暗的长外套,匆匆出门,不久后又匆匆归家,肩上已是多了一袋子笋子。晨露里挖笋,最为鲜嫩金贵,可以在餐桌上添一道佳肴,也可以带到集市上卖得个买肉钱,好为早餐的粥里加一点鲜味,也为自家妹妹的成长添一份呵护。
 
每天上午她到镇上服装厂上班,埋头做事,忙忙碌碌,一天天就这样过去了。她已到谈婚论嫁的年纪,但家里经济来源都靠她,父亲常年有病需药治,妹妹上学也要花费,她没有时间,更没有闲心谈恋爱。偶尔有同龄小伙子多瞅她两眼,她都要飞红了双颊。
 
晚上归家,她做好饭菜,料理好家务,会从床头掏来一本旧书店买来的文学书籍,细细品读,偶尔雀跃,偶尔伤神。
 
镇上人跟她”打趣”道:”阿蘅可不能走了母亲的旧路子,可要诚实守信,可要洁身自好,可要贤良淑惠。”
 
她愠怒,却不爱反驳,也无力反驳。
 
她儿童时期,母亲还未离开这个家。贫穷经常使人放弃尊严,她见过母亲拾过小摊贩扔掉的菜叶、倒掉的死鱼,也见过母亲跟父亲在镇上行走,满头阴云,却在几句言语间,她被木厂的单身男同事逗笑。母亲爱看书,每当她抱几本书从旧书店返回家中,饿得清瘦,却死攥着书,免不了被路人嘲笑。
 
后来到了阿蘅可以劳动的时候了,母亲一夜之间卷走了衣物,只在阿蘅枕头底下留下一点积蓄和几句道歉。
 
阿蘅的母亲,就这样成了镇上人口中的”女乞丐”、”荡妇”、”恶母”。阿蘅走在镇上,经常能听到:”你可不能像你母亲一个样”。
 
免不了会遇上异样的眼光,也偶尔遭到不公平对待。油铺老板给她称半斤花生油,似乎是转个身就掺了水,稀薄清澈得可怕。镇上小孩吵吵嚷嚷,远远就超朝她做鬼脸,做家长的视而不见。考上大学的姑娘,免不了被家里人以阿蘅做对比:”阿蘅可没有钱读书,也没有母亲带,注定稻草、垃圾一般的命运,你可要知足。”年轻的工人下班回家路上,成群结队,嘻嘻哈哈,对阿蘅吹口哨,说轻浮话,阿蘅要是忍不住反驳一句,还得被他们羞辱一句:”怎么,你不是很随便的吗,像你母亲一样。”
 
渐渐的,阿蘅变得沉默寡言,但仍是气质出众,不说话,也能吸引路人眼球。闲暇的女人,有年轻的,有年老的,未必都能忍住不去搬弄是非。她们说阿蘅和她母亲一样是狐狸精,看似气质清高,实际上内心精明,总会有败坏道德遭人唾弃的一天。
 
阿蘅不是没听到过闲言碎语,但她经历多了,反而选择了沉默、隐忍。
 
就像唱片总有A面和B面,故事简单、通俗的外表下,也有着复杂、深沉的另一面,那是很多人,都未曾看到,或者说,未留意到的。
 
一个看似吝啬、刻薄的老太太,在外头买东西时讨价还价,一副不屈不挠的骇人样,商贩见了避之不及,外人看来也觉得她太过小气,不好打交道。回到家,她可能是个关注新闻的热心老太太,给灾区捐钱,给癌症患者写信,收养流浪狗流浪猫,不爱吃糖,兜里却总是揣着糖,给衰弱的老伴剥一颗,给邻居家小屁孩塞一颗。
 
一个总是冷着脸的警察,说话间咄咄逼人,不好通融,不留情面,人们更喜欢的,总是他和和气气、充满人情味的同事。换去警服,回归平常家庭,他可能只是个对女儿要求严厉的父亲,他也许会看到女儿这样在作文里写:”我的父亲,是一位严肃、尽职、负责任的人民警察,他工作时从不疏忽,从不偏袒,他一身正气,为国家和人民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一个失败潦倒的男青年,爱抱怨,爱诉苦,人们形容他如烂泥一团,既扶不上墙,也煞了风景。可是他友好、朴实、善良,宁愿委屈自己,也从不投机取巧。他偶尔去看看孤寡老人,偶尔弹弹琴唱唱歌,当然,也偶尔喝点酒抽点烟,但从不过分,他仍是那种拾金不昧的好人,仍是那种会扶摔倒老人的老实人,仍是那种会哼着学习雷锋好榜样的普通人。
 
故事总有另一面。
 
如果你愿意相信,阿蘅的母亲,少女时期也是个温柔可人的姑娘,她单纯可爱,向往爱情。,只可惜挑错了人,阿蘅父亲是酒鬼也是赌棍,家里积蓄被他败光,阿蘅母亲也常被他骂,被他打。
 
阿蘅母亲坚强隐忍许多年,为了生活一度放弃尊严,做不被看好的、极其辛苦的工作,补贴家用,讨好丈夫。后来她还是忍不住抛下这个家走了,和她那在木厂认识的一个男人,一个说话大声、正气凌然,会心疼她的男人。她被安上了各种不堪的骂名,阿蘅在这种阴影里长大,但从未恨过母亲。偶尔她会想起来,小时候看到母亲手上背上那一道道伤疤,由醉酒的父亲亲手种下,长成残忍可怕的模样。偶尔她会想起来,母亲穿碎花裙抱着旧书在镇上摇曳走过,留下的都是风情万种,眉宇间都是读过的书,认过的字,以及,那种坦然、理智、倔强、自由的神态。正如今日的阿蘅。
 
母亲仍每月寄钱寄药来,钱给阿蘅,药给阿蘅父亲。她始终不是无情无义的人。阿蘅曾说给镇上的人听,可是他们总摇头,总嘲笑。
 
小罪小恶总会让人觉得自己不过分,于是做了伪善良人。有人有个性,有追求,不按常理出牌,却常常被阻止,被反对,被视为重大罪恶。
 
极少人能罪恶至极,把恶事都做个透吧。大概也没有人能永远不犯错,永远在退让,永远好脾气,永远做贡献吧。最怕有人永远是小罪小恶,偶尔伤人利己,偶尔搬弄是非,也觉得自己的做法是合理的、正常的,甚至觉得这也是一种善良。
 
阿蘅坐在窗边凝思,双眼迷离地遥望着。
 
这是个灰蒙蒙的小镇,陈旧、迂腐,仿佛亘古不变。看起来风华热闹,实际上摇摇欲坠。摇摇欲坠的从来都不是风景,而是人心。
 
阿蘅决定不去想那么多,做好自己就行了。做真实的自己,做勇敢的自己,像母亲那样。
 
故事的另一面,是美好的,母亲的另一面,也是美好的。做自己即可,问心无愧即可,何必在意那么多?
 
哪怕是遭遇”众人皆醉我独醒”,哪怕是自己的独特暂时得不到原谅。
 
作者简介
 
洛,纯真热情的写字人,平凡谦卑的歌颂者,喜爱琴棋书画,喜爱美景佳酿,崇尚积极美好的生活态度,思索更好更简单的生活方式。正如千千万万普通人,我努力工作,认真生活,平平淡淡的日子之下,有着一颗躁动不安的心。而这镇定剂,便是我心爱的文字。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