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赵智源||风起尘飞扬(小说)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5 15:5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赵智源/作
 
 
 
 
 
     我是个自由人,相对自由,不是绝对自由,至少眼前这四十天假期我是自由的。年近三十尚未谈婚论嫁让我的左脚加右脚的前脚掌一齐迈进了剩女的门槛。我不白不富不美,经过了那么三几十次的相亲约会后,我对婚姻这东西有点失望甚至绝望。亲朋好友加同事同学看我的眼神越来越犀利,老天,谁是拯救我于水火之中的高富帅呢?
     假期的日子让我有点兴奋,兴奋的结果就是颠倒黑白。白天我大多用于冬眠,宅在家里,除了适量的进食进水之外我基本呈卧倒状态。晚上我则像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手握鼠标枪在网络里纵横捭阖。网络的世界总比现实有趣,在这里我撕去兔子的伪装,摇身变作一只刺猬,嬉笑怒骂,冷眼笑看网上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王一是我的死党同学加网络好友,不知道跟我至今未嫁有没有关系,这家伙至今未娶,每天阴魂不散地在我身边游荡。早在我对现实生活逐渐失望,决定迈进火热的网络生活之始,这家伙就恶狠狠地恐吓我“网络勿入”。网络是老虎吗?凭啥你入得我入不得?明知山有虎还偏向虎山行呢,何况一个看的见摸不着的虚拟网络。申请四次之后,得到了一个我自认为还不错的q号,得号之后我第一时间把王一加为好友。       王一发过一串痛不欲生的大哭表情说:“贼船啊贼船,你咋就上来了,哪天你让人卖了还得帮人数钱!”我回一串撇嘴加翻白眼的表情说:“我智商有那么低嘛!”“这个可以有。”王一的回复后面跟了一串阴险的坏笑。
     王一是我的初中同学加师范同学,六年同窗让我们之间建立了深不可测、坚如磐石的友情。早在中学时代,我对王一那就是两个字,厌恶;三个字,很厌恶;四个字,非常厌恶。厌恶的源头有二:一是老师为了照顾他这个学习纪律双差生,愣是把他的座位安在我这个双优生旁边。他和我做同桌没干别的,整天就抄我作业了。用他的话说,他把全班同学的作业抄了一个来回,就我的最好,书写工整正确率又高。直到有一天,王一同学正在热火朝天地抄我的作业时被扒在门缝偷窥的班主任逮了个正着。他挨批不说,我也受了连坐,班主任把已经给到我手里的入团申请表收了回去,毁灭了我少年时迫切要求进步的希望。就因为这次抄作业事件,这团我在初中时代愣是没入成,想起这事我的牙现在都有点痒痒。
 
 
 
     我对王一极度厌恶的第二个原因是,这家伙当时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我找班主任强烈要求换座位的消息,可怜我这个苦命孩子为自己争取点权利未果不说,还招来了王一的打击报复。王一报复我的方式就是从学校后身的大野地里逮了一只超级大的马蜂,然后用一根细线绳拴住马蜂的腿,就像现在满大街人遛狗一样,在我的课桌上溜马蜂。亏他为了我这么个小女子下这么大功夫,想想那马蜂也太怂了点,咋就让他抓住了呢,咋不逮个机会给他来一针呢!总之,王一每天就那么在我课桌上溜马蜂,班主任的课他不溜,专找副课溜,越溜越得心应手,越溜越喜气洋洋。我心里那个恨啊,可再恨我也只能按兵不动,班主任肯定是不能依靠了,靠天靠地靠父母不算是好汉,事到临头我也只能靠自己了。我想把那只马蜂揪过来扔出窗外,可我没王一劲大。我想拿把小刀趁王一不注意把那马蜂宰了,可我下不去手。没办法,我只能每天一边听老师讲课,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欣赏马蜂在我课桌上散步。事情的转机出现在王一溜马蜂整整一星期之后。一天早上,我意外地发现王一没有带他的好伙伴马蜂进课堂,而且一上午上课时都正襟危坐跟个人儿似的。我绷不住问他:“您老那只形影不离的马蜂哪儿去了?"王一叹口气说:“抓到这只马蜂以后,我满心希望你能像我一样和它做朋友,可一个星期了,你愣是正眼都不瞧它一下,真不给我长脸,我一生气把它打入冷宫了。”
     一笑泯恩仇,溜马蜂事件之后,我和王一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貌似我善解人意了,貌似他怜香惜玉了。遇见个下雨刮风的恶劣天气,他还非要目送我回家,吓得我东躲西藏,只能曲径通幽,直怕让我爸妈看见。
     初三一年在我的人格魅力感召下,王一着实好好读了几天书,作业也不抄了改问了。最让我大跌眼镜的是,毕业时王一凭着一向优异的体育成绩加逐步提高的文化课成绩,居然和我考进了同一家师范学校。唯一不同的是我进的是普班,他进的是体班。多年以后,王一握着我的手说:“是你改变了我的人生啊!”后面他还跟了一句“你不能改一半就把我放这啊!”
     必胜客里,王一坐在我对面,听我讲述上网以来遇到的奇闻轶事,对我讲的这些,王一一概嗤之以鼻,一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样子。用他的话说,他那是见过大山大水的人。现实中的大山大水我知道啥模样,这网络里的大山大水我还真摸不着门。
 
 
 
     白天睡睡觉,晚上偷偷菜聊聊天写写日志,一个假期就在我网络生活的惬意中溜走了。上班之后晚上没那么多时间趴网了,我学会了潜水。假期里为了方便偷菜,我来者不拒,前前后后一共加了二百多个网友。对这二百多个网友除了那个别不着调的,我基本不分亲后,常常打开N个窗口同时和N个人聊天。一个假期聊下来,我觉得我的打字速度应聘个文秘应该没问题了。开学之后,我可没精力这么聊了,经过筛选我把网友A、B、C、D列为重点聊天对象,其他的能不回就不回让他们自生自灭吧,阿弥陀佛!王一也是被我灭掉的网众之一。几次三番在网上呼我没有回复之后,王一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内容如下:兔子一只,不慎走失,有知其下落者,与我联系,必有重谢!兔子是我上学时的外号,因我的门牙有些前突酷似兔子而得名,这么多年王一一直叫我兔子。赶紧打过电话去,满心欢喜地问王一:“兔子我帮你找到了,有啥奖励啊?”“奖励?还奖励?我不揍你就是对得起你,说,你个小兔崽子这些天躲哪儿去了?”电话那边王一恶狠狠地说,我仿佛看到了他狰狞的面孔,温和的人凶恶起来貌似比凶恶的人凶恶起来还凶恶,我手一哆嗦,挂掉了电话。
      放下电话,我狠狠地傻坐了一会儿,一边傻坐我一边反思了一下这些年来我对王一犯下的罪过。这么多年了,王一一直不离不弃不抛弃不放弃地陪我走过了少女时代、青年时代、大龄青年时代,现在又昂首挺胸地陪我一起进入剩女时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要说心里没一点感动那是假的。王一曾经很多次半真半假地和我谈婚论嫁,他的论调前后永远高度一致,那就是,他未娶我未嫁,我们俩这么多年都在一起了,以后就继续凑在一起继续并肩战斗吧!我不听他这话还好,一听见我就烦。凑在一起?什么话嘛,结婚是凑在一起的事吗?怎么听着跟凑数似的。说实话,对王一我什么感情都有,就是没有爱情,每次见到他就跟自己照镜子似的,熟悉的不得了。可是,现在为了网络里的A、B、C、D,我就冷落了老同学王一也确实是我的不对,这是典型的重色轻友啊!不行,我得找王一赔罪去,夫妻做不成,丢了这个朋友我可是千千万万的舍不得。(未完待续)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