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散文精选 > 正文

王树民||防控之下的小城掠影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6 12:0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王树民/作
       
     这两天,街上的人和车明显多了起来。我也斗胆地走出了居住区大门,光顾了久违的小城。
     一个半月的光景,恍若如年般的感觉,与休戚相共的小城竟然有了些许陌生。天空变得更加的湛蓝透亮,不多的几丝云彩懒洋洋地挪动的身躯,悠闲中多了点恬静。街道从来没有这么的空旷,努力睁大眼睛,期望能够看到尽头的风貌,可突然觉得好像啥时候抻长了一样,目光穿过两个十字路口后就模糊不清了。倒是道路两旁的冬青树出落得比过去愈发朝气鲜亮,特别是经过前一天的小雨洗礼,更显得多情与可爱。
     临街的店铺,除了粮菜门市开始了正常营业,其它都仍处于休眠状态。各种小轿车排满了街道两侧,仿佛不是走在街道上,而是进到了汽车城。法国梧桐树上残留的枯叶在微风吹拂下来回摆动着,好像在向人们提示出一种信息,尽管疫情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仍不可掉以轻心。
     时不时看见防控标语和值守检测的花花绿绿的小帐篷,俨然成了又一道独特的风景。
 
 
 
     几次驻足探询,既有社区的工作人员,又有无私的志愿者,更多的却是各单位的干部职工。分片包干,分段把守,层层负责,成了他(她)们的额外任务和刚性责任。在一小区的出入口,我与值守的年轻人进行了攀谈对话:“你们一个班需要多长时间?”
   “十二个小时。”
   “这么简易的帐篷,夜里咋受得了啊?”
   “那有啥法,忍受着呗!”
   “每个进出的人都必须量体温登记吗?”
   “是啊!谁敢疏忽大意啊,漏掉一个,万一出了事,谁能担起责任啊!”他们边回答边让我看了登记表。
   “这么重的任务,又这样辛苦,有补助吗?”
   “没有去想这些,只要不出事,就烧高香了。补不补助,那是上边考虑的事。”
     此时有一对夫妻要出去,可只有一张“出入证”,两口子想省点事,磨咕了一会儿,见没有余地,只好找物业办证去了。
     为了不再影响他们的工作,我静静观察了十多分钟,就知趣地离开了。
     边走边想,中国人平时看不出来有多少凝聚力和多高的素养,可一旦遇到国计民生的重大事件,大局观念和向心力就会极大地激发出来,万众一心,同心同德,共同担当的表现着实令人钦佩。这次新冠肺炎肆虐蔓延之下,能够如此抗击,也只有中国才可以做到。
     感慨口罩,感慨口罩所产生的深层次意义。
     走在街上,无论是开车的,骑电动车的,还是两侧闲散的人们,基本上都是口罩遮面,即便是熟悉人,走碰头时一下子很难认出其是谁,偶尔有一两个不戴口罩的,会招来各种角度射过来的白眼。
 
 
 
     口罩的样式和颜色五花八门,黑的、白的、绿的、蓝的、粉的……应有尽有。与口罩有关的笑话和故事也是层出不穷,因制售假口罩的违法行为也就时有发生。
     前些日子,网上有人调侃道:猪肉打败了牛羊肉,成为了2019年身价涨得最高的“状元”,没想到,刚进入2020年,却被口罩打败了。调侃归调侃,但真实情况也的确如此。那一阵,抢买口罩之风刮得很猛,半日之内,各药店的口罩均已告罄,情急之下,就想设法通过关系,寻找各种渠道大量采购,明知是普通的、假的,也顾不了许多,大有“家里有口罩,心里不发慌”之醒世之道了。
     正是由于口罩之缺、之紧、之俏,黑心的商家趁机猖獗,造假、售假、疯狂涨价,倒买倒卖之丑陋犯罪率一度窜高,把市场搅乱了,把人心搅得更加慌恐不安了,仿佛没有口罩,病毒马上就会侵入,遭受灭顶之灾一般。
     清楚地记得,2003年“非典”时期,同样提倡戴口罩,但不知是形势不太严峻,还是人们的风险意识薄弱?戴者廖廖无几。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一下子让人们似乎聪明了起来,戴口罩成了自觉的行动,不少人即便是在家里,也是口罩不离嘴,显得既滑稽又可怜。相信庚子年不仅会让人们谈鼠而栗,刻骨铭心,而且肯定会让大家从此养成更多的良好习惯,将文明程度大大提高一步。
     口罩的意义不只表现在预防疾病上,它的深层应该诠释了人们对生命的敬畏,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法则的崇尚和尊重,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深刻理解和拥护。
 
 
 
     雾炮、洒水车在大街上来回作业,干燥的空气中弥漫起一股股清新的味道,忽然又让我想到了很多。
     平时,由于车多、人多,道路就显得狭窄了许多,洒水车就只好一路放着笛音慢慢前行,有时冷不丁地洒到便道行人身上,立即就招来一顿粗俗的叫骂声。现在可好,宽阔的街道,稀稀拉拉的过往车辆,让出了足够宽松的空间,任其自由地穿行挥洒。
     不知是空气真的变好了,还是由于车少人稀而粉尘减少了?我觉得两个方面的原因都有,整个城区显得格外的清亮透明,暖暖的阳光照射下,天蓝蓝,灯红红,少了噪音多了宁静。空气从未有过如此的好,环境少有这样的优良和上乘,真想拽下捂在脸上的口罩,张开大口,狠狠地吸吮难得的新鲜洁净的空气,尽情地享受一番上苍赐给的珍贵时机。
     路遇认识的饭店、门市的老板,几句相互问候过后,话题自然就转移到了生意、损失上来。
    “惨了!惨了!这次损失太大了!”他们一脸的焦虑和忧愁。
    “能有多惨啊?无非一个月少挣个万儿八千的了不得了。”
    “关键是还要掏租房金,又不知道还需要多长时间。小本生意,吃不住这么折腾啊!”
    “是啊!这次受损的人多了,国家就更甭提了。”
    “倒霉,真是倒霉!”
    “也不必太过丧气。帐要多方面去算,如果不是及时果断地防控,疫情真要在咱们这蔓延开,更多的生命受到威胁,若是再有人病亡,那样的损失就不是严重二字能够概括了。”
    “也是,也是!”他们的表情明显轻松了许多。
     不得不承认,现在的人们心胸比过去还是宽广了,抗压和克服困难的能力也大大增强了。这种现象除了综合素质提高外,不得不说是经济支撑力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一个定点的理发店前,我伫立很久,盼望它能早日正常营业,因为和我一样,近两个月来不能理发,影响容貌倒不在乎,主要是求得缓解一下不适之感,相信这样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的。坚持吧,坚持就是胜利!
     被封闭的公园,显得十分冷静和孤寂,它不啻也成为了“受害者。”
     往常热闹非凡的地方,没有了红火热烈的广场舞,没有了健步如飞的熙熙攘攘的人流,没有了打太极拳的飘逸老者,也不见了练歌唱戏的娱乐角。偌大的公园里,只有几个护理工和管理者,再有的就是树上叽叽啾啾的鸟叫声。
     我循着外围转了大半圈,假山上的亭子静静地在那里站着,有点孤苦伶仃的样子。水池的汉白玉桥头的几棵老柳树,远远望去,已经是绿意茵茵了。
     回到小区门口,我递上“出入证”,值班的保安员看后笑了笑,“你胆子真大!”我报以回笑,又不失时机地幽了他一默:“你每天这样登记,用不了两个月,说不定真能练成个书法家啊!”他听后索性哈哈大笑起来,一下子把沉闷的气氛扫了个精光。
     当走到一棵杏树下,忽然发现枝头的花苞已经开始膨胀,细观下,有几个张开了微微的小嘴,用不几天,肯定就花枝招展了。
     按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说法:瘟疫弱于惊蛰,止于清明。再有不足一月,即是清明节气,新冠肺炎病毒也应该寿终正寝了。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