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yyxfkpw.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散文随笔 > 正文

撂地儿(赵长春)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23 20:0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赵长春
 
袁店老街南门前,各色杂耍艺人聚散。“撂地儿”卖艺的人中,高书强是一角儿。
高书强脸上挂戏,能说能学能逗能唱能吹能打能弹能拉。唱,大调曲,河南坠子,越调,黄梅戏,宛梆,都能来,学的是名角儿的名段儿,嘴一张,学谁是谁,不看人的话,简直是以假乱真。人上百色,各有所长,想“撂地儿”挣钱多,就得“圆”好“粘儿”,就得使活儿把观众吸引到自己的场子。
高书强“圆粘儿”,也是一绝:白沙写字。
袁店河特产的白沙,细,白,如粉,他手一抖,撒出一个圆圈。真圆,圈线也一样的粗细,头尾严丝合缝。有人围观上来,高书强就用白沙写字:画上荷花和尚画,书临汉书翰林书;书童研墨,墨抹书童一手墨,梅香添煤,煤爆梅香两眉煤。空心字,笔笔到位;倒着念,顺着念,都有意味儿……人差不多了,高书强表演,凭着嘴、脸、身架、手势,掌声阵阵!
高潮处,高书强就突然打住,抱拳:“各位老少爷们儿,今儿个来到宝地儿贵府,听我唱上一出学上一节儿,醒醒脑儿提提神儿……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有人丢了一阵铜板,他继续开说,“您听过俺哥的,没听过我的;听过我的,没听过俺嫂子的。俺嫂子是谁你都不知道?她还喊你小侄哩……”说着唱着逗着,几十个铜板到手,三枚买个大火烧,五个买碗羊肉汤,一天的饭钱,足够。
有一天,“圆粘儿”到热闹处,有个小孩挤进来了,当爹的找不到孩子,高声地在人场外喊:“狗蛋!狗蛋!”人们就扭头往外看,高书强怕散了“粘儿”,急忙应了一声:“唉,我搁这里,爹!”众人哄笑起来,人气咬住了。高书强就接着往下说:“看我多不容易,上来先给您老当回儿子。好在你儿子没有丢,要不然,今黑儿就有妈搂着我睡了……”众人又大笑,高书强冲那人一抱手,“不过,你当回爹就得当到底,一会儿多给我撂几个,回家别给俺妈说就中……”
说得顺嘴说得高兴说得热闹,下面的话却惹着了一个人——“不过,给你当儿子不丢人,你是中国人,我是中国人,又不是给小鬼子当。当他爷也不干,咱没有这号孬孙子!”只顾说得解气和痛快,没想到翻译官顾宗河偏巧从城里回来,也在人场里,也在看一直想看的高书强的戏。哄笑声和叫好声中,高书强不知道,接着说:“有些事儿就是巧,兴许这号人就是人家小鬼子的,爹妈没本事养活,回咱国祸害来了……”
顾宗河脸上挂不住了,上前给高书强一个银圆:“好好吃顿好饭,再喝一碗‘袁店黄’!”扭头出了人群。有人就对收场的高书强悄悄说:“赶紧走吧,得罪了他,你没有好果子吃……”
高书强明白了,摇摇头:“哪里都一样啊,明儿个我还来这‘撂地儿’!”
第二天上午,高书强不用“圆粘儿”就被人围着了。高书强不少程序,画圆,白沙写字:还我河山!实心,粗硕,很有骨力。人场中,顾宗河陪着几个五短三粗的人,盯住高书强。
“粘儿”圆过,高书强说了一个段子,顺畅地接到小鬼子入侵中国,理据有力,解气痛快——那几个五短三粗者不明就里,抓挠脑袋问顾宗河。顾宗河摆手示意,认真地听。
段子说完,高书强大汗淋漓。他昂首四顾:“老少爷们,今儿个我必有一死!大丈夫坐不更名,死不改姓!咱家高书强也!去皇城里给袁世凯大总统说过相声,那天说《吃元宵》,大总统正开心地笑着笑着皱了眉——我犯忌了,因为他姓袁……我连夜跑出宫,闯了关东,当了张少帅的兵!‘九一八’事变,兵败如山倒,稀里哗啦我又回到咱山好水好的袁店河,亲人都没了……老少爷们,说说笑笑寻个开心骂人解气,只是嘴上功夫啊!要想天天有火烧吃有相声听有羊肉汤喝有家有小热热乎乎,就得拿起枪来,就得动真格,就得男男女女老少齐上阵,就得赶走这些小龟孙子!”
一个大亮相,收了阵势,高书强泪流满面!场内场外,一片静默。那几个五短三粗者早按捺不住,顾宗河冲他们呜哩哇啦说了一通,把他们拉到沙老七的羊肉汤锅店里去了。不一会儿,顾宗河返回来,对高书强说:“我喜欢你的戏。留学前没少听……今天我本想借刀杀人。算了,你走吧……”
高书强不说话,与顾宗河对视了好大一会儿……
十年后,北京。全国曲艺大赛,高书强说相声,说学逗唱,为某军队文工团挣得一块金质奖章。
二十年后,中日邦交正常化。国庆节不久,高书强收到了从日本寄来的一盘唱片,他当年在袁店河畔“撂地儿”时的段子,效果不太好,高书强听得却老泪纵横,面对着袁店河水……
 
主编点评:
《撂地儿》的故事情节链条中,顾宗河放走而不是杀掉高书强这一环,安排得很好,跳出了以往此类小小说的模式;高书强收到从日本寄来的一盘唱片这一环,也安排得很好,扩展了作品的内涵。
    美文精选网